小点心三线571工厂暨邮电部阳新干校的回忆片段-三线记忆

 
三线571工厂暨邮电部阳新干校的回忆片段-三线记忆


三线571工厂暨邮电部阳新干校的回忆片段
571工厂系邮电部在阳新建设的电话设备厂,在当年是阳新县最现代化的工厂。571厂后来因林彪事件,出了所谓571工程,后更名为536厂。
从1970年到现在40周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人生如梦,有时还希望回到从前。但是岁月不饶人,站在马鞍山上,浮想联翩。回忆湖北阳新的生活和工作,非常难忘。这个日子对我们这一代和上一代人都非常清楚仙家有田,因为四十多年前,毛主席发表了“五七”指示,在文革混乱的时刻,毛主席的这一指示,无疑是对缓解国内的动乱不安和失业起到了调和作用百万巨鳄2。于是全国开始学习“五七指示”,并开始了城市里的知识分子和知识青年走上山下乡,走与工农相结合的五七道路。这就是所谓的“五七道路”。
1966年5月7日,正值「文革」前夜,毛泽东主席看了解放军总后勤部《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农副业生产的报告》后,给林彪写了一封信。在这封后来被称为《五.七指示》的信中,毛泽东要求全国各行业都要办成「一个大学校」,这个大学校「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毛泽东还要求学校缩短学制,「教育要革命,不能让资产阶级统治我们的学校。」
1968年,黑龙江柳河干校首次命名为「五七干校」。从此,大批的五七干校在全国开办,许多干部、知识分子和文化人纷纷被「下放」到干校。五七干校也由此成为了文革爆发的标志和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特定名词。
到了1969年有了最高指示之后,中国大地上,迅速掀起排山倒海的一场运动:大建“五七干校”,把那些需要改造的高级知识分子和高级干部,统统赶下去悠然农庄,接受再教育。实际上是为缓解国内矛盾。
1969年的五月七日,当时北京邮电部机关和直属机关大约1000多人,包括邮电部干部和家属(当时邮电部已经解散,邮电部属于通信兵部军管),背着行装,早早的就集中在天安门广场。早上10点整,在军代表的带领下,全体人员排着队,举起右手,向着毛主席画像庄严宣誓:要走一辈子五七道路,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就是邮电部五七干校的开始。
然后这些人排长队,从天安门步行走到北京火车站,下午踏上了南去的火车。经过20多个小时的颠簸,来到了武汉。在武汉住了一夜,上千人都挤住在武汉军区的一个招待所里,当时武汉还在武斗中,有两派(造反派和保皇派),军代表告诉大家,不许参加当地的运动,不要走远。
第二天一早,这些人又坐上了从武汉到九江的轮船,大家都挤靠在舱里和甲板上,又经过十多小时的行程,才到达了邮电部五七干校的所在地,湖北阳新富池口。
当时邮电部一共分为十五个连队,每个连队采用军管方式,每个连有100多人,这十五个连分布在从大闸到马鞍山、马家垅、碧庄几十里的长条地带。

从老渡口看半壁山
邮电部干校最早由先遣连组成,他们是3月分由北京来湖北打前站,经过选址和初步前期筹备后,其他五七战士才身背行李,拖家带口,分期分批来到阳新,干校的学员、家属、子女不论年龄性别的差异,一律都按军事化管理,按连、排、班建制统一编队。
干校由校部总负责,下面分为四个大队,每个大队管不同的连队。
我当时是在七连,七连在富池的大闸,我们在大闸的西侧,大闸东侧是十二连。半壁山附近是校部所在地,驻扎的有一连、二连、三连、五连、六连、十连、十一连和十三连,八连、九连在马家垅,马鞍山附近有四连和十四连突勒,十五连在老渡口,他们都是从碧庄搬过来的。

富池口的大闸雄姿依在
后来,有很多人都永远留在了当地,在干校期间就丧失了生命金灿宇,他们组成了第16连拉非特,也被命名为16连的队员任伯儒。
在干校的人都被称为“学员”慧深法师。无论资历深浅、级别高低,所有人都称为“五七战士”。他们中间有部长,局长和处长,更多的是机关干部、大大小小的走资派、科技人员、反动学术权威,还有带着“黑帽子”的牛鬼蛇神们,大都还拖家带口。
当然五七干校就是以劳动为主体,以改造思想为目的而设立的。创建初期相淮在线,因条件差,我们这些“五七战士”们劳动和生活的环境都非常艰苦日落紫禁城,大家吃的是粗粮,有时甚至一顿饭吃一斤多粮食。睡的是在破旧不堪的房里用稻草铺就的地铺,往往是几十人挤在一间小屋子里。许多人是从北方初到南方,水土不服,拉肚子,身上长疮,过了一段时间才逐渐适应。
湖北阳新是血吸虫的重疫区,当地生活在湖边的人几乎都得了血吸虫病,人们称为“瘟神”血吸虫,是一种寄宿在钉螺上的一种水陆两栖的贝类生物青天衙门。钉螺与血吸虫的繁殖速度惊人。一对钉螺一年时间就可繁殖20多万只后代相思藤,一只钉螺便可无性繁殖3000多条血吸虫尾蚴。更使人恐怖的是,钉螺尾蚴均可随水漂流,风浪越大它们漂得越远。我们的干校就专门选择这样一可怕的地方。我们也都无所谓了费玉污,那时真是把自己的生命都交给毛主席了。
我还有一特殊的经历,就是在网湖和富水中打鱼,我在打鱼队生活了近半年的时间,每天生活在渔船和湖边,但是庆幸的是没有染上血吸虫病。
我还清楚记得,我们从大闸到半壁山江边去搬运砖头,我们来去都要排着队,迈着整齐的步伐,小点心一路上高唱着“毛主席语录歌”。
五七战士白天要进行繁重的生产劳动,夜晚还要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天天斗私批修,早请示晚汇报。后来又是批林批孔、批“5.16”分子。当时还经常开所谓的批判会,很多老人和知识分子被打成牛鬼蛇神,他们干最累的活于佳明,得到的是牛鬼蛇神的待遇和批判。
当时最响亮的口号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当时人们都处在浑沌时代,人不属于自己。从早到晚也没有其他的念头,就是好好劳动叶兆良,走一辈子五七道路。但是现在想起来,这些磨练也是一种经历和幸福。
为了改善住宿环境,“五七战士”开始自己动手建住房,他们搬砖、运沙子,锯门窗、砌墙、抗洪抢险。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很快建起了一幢幢红砖瓦房。“五七战士”的生活基本安顿好后,就迅速投入到插秧、种粮食、种蔬菜、喂猪等各种各样的紧张劳动中。

半壁山还存在的邮电部五七干校宿舍
1970年3月,当时干校领导决定在马鞍山建一座三线工厂,即571工厂,我是第一批到571建设的工人张楚生。也算是最早的开创者之一。
从1971年开始,邮电部要恢复其管理功能,当时成立了电信总局,还是由通信兵部军管,但是开始有人陆陆续续返回北京工作,邮电部干校中走一辈子五七道路的信念开始动摇了。

拍摄于1971年的五七战士的照片,后面是东方红牌履带拖拉机
1972年底西部锦龟,阳新邮电部“五七干校”的人开始陆续回京,到了1973年底,邮电部阳新干校决定撤销,部分人员回到北京工作或待分配,一部分人迁到河南信阳的明港,继续邮电部五七干校的生活。何权谋后来这个干校撤销后又搬到了河北的保定固城。1979年2月17日,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停办“五七”干校有关问题的通知》后,1980年后邮电部才真正将“五七干校”才全部撤销。
邮电部湖北阳新五七干校从1973年就结束了其历史使命,如今,当年那些由“五七战士”自己动手修建的一栋栋简易红砖平房依然存在。虽然随着岁月的流失,那些房屋已变得破旧不堪,失去了往日的容貌,但是这里应该永远被人纪念。
(作者|袁天沛 编辑|邓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