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近视三国之货币战争:曹操才是最土匪的经济学家!-复旦GMCA资本运营管理班

 
三国之货币战争:曹操才是最土匪的经济学家彭冠期!-复旦GMCA资本运营管理班
传播前沿经济理论 解读国家政策走势
关注企业资本市场 实时在线互动交流
点击上方复旦GMCA资本运营管理班关注我们吧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GMCA资本班欢迎全国各地优秀企业家共聚复旦大学!
来源:华尔街俱乐部
据《三国志》记载,董卓死后,汉献帝回到洛阳,人们像看猴戏一样参观这位末代皇帝,皇室威严荡然无存。朝臣只能栖身在破壁残垣中,正部级以下官员要靠采摘野谷充饥,很多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在田野中……
纷纷乱世,货币早就在战乱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粮食才是最金贵的物品。即使手里有货币,又怎么会有人肯把赖以为生的粮食卖给你?
一个没有货币的世界,天下英雄又当如何自处?
1曹操:“空手套白狼”赚来第一桶金
据说诸葛亮出山之前曾与刘备纵论天下大事,也就是所谓的“隆中对”刘俊昊。 据说这场“隆中对”最初的来源是《三国志》中的一段描述,今天学界已经证明这段所谓诸葛亮的“隆中对”是后人比照《三国演义》添加,并非《三国志》所写,《三国志》只为我们记载了曹操和谋士毛玠的“隆中对”。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在曹操和谋士毛玠的一次会谈中,二人深刻剖析了国内形势,精确判断了敌我优劣,也确定了曹操此后的立国方针。
当时,最强大的军阀首推北方的袁绍和南方的刘表。 毛玠认为,袁绍为人多疑而少断(我始终认为,《三国演义》把袁绍的性格嫁接到曹操身上),根本没有紧抓经济建设,他的军队甚至靠野果充饥;刘表为人小富即安,只要不冒犯他的利益,他就不会主动进攻别人。
结论:袁绍、刘表都不可怕,曹操要想成就“霸王之业”,只须“守位以财”。
这句话也是当代国际关系中永恒的真谛:要想成为世界霸主,必须有最强势的经济!
曹操“守位以财”的方法,在历史上叫作“屯田”。 所谓“屯田”,就是招募流民开垦无主荒地,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曹操之所以能招募流民,是因为流民相信他能保护自己安心生产;曹操之所以能保护流民,是因为他身后有众多流民白恩培简历。
“鸡生蛋,蛋生鸡”的道理大家都知道,关键是第一只蛋
第一笔招募流民的钱究竟要从哪里来?
乱世之中,无论增加税收(财政政策)还是铸造大钱(货币政策)都不好使。 大家都快饿死了,增加税收肯定捞不到油水;至于铸大钱,就算有人肯要,也没有粮食可卖。既然征税和铸大钱都骗不到财富,那就无须遮遮掩掩,直接明火执仗地抢劫好了!
定都许都之后,曹操收编的第一批黄巾军是青州流民,大约有一百万人。为了安抚这批流民,曹操挑选了其中的精壮者,号“青州兵”。
然后,曹操亲自带着青州兵劫掠了从汝南、颍川来的黄巾军,夺得了自己的“第一桶金”。靠着这些资财,建安元年(公元196年),曹操颁布《置屯田令》。

流民每五十人为一屯,春夏耕种、冬秋操练。 屯民如果使用官家耕牛(也是抢来的),收成与官家四六分成;屯民如果自备耕牛,则收成与官家五五分成,证明沙俊春,这是一个好方法。
仅仅一年,曹操就分到一百万斛粮食
成绩的背后是悲惨的屯民,他们要向曹操缴纳50%甚至60%的收成。这样的税率,很高吗生死寻人? 高不高,要看跟谁比。 跟“文景之治”的三十税一比,50%当然很高;跟其他军阀比,已经相当低了新神奇传说3。
聪明人不止曹操一个,所有军阀都想空手套白狼,都在招募流民。只不过,店大欺客,多数军阀并不在乎流民的生命行尸肉心,甚至不在乎生产多少粮食,他们只在乎自己占有多少土地。 在他们眼里,是任人蹂躏的奴隶,不要说分成,流民经常连自己都养不活。
东汉末年,但凡有点模样的军阀都要靠手下众多坞堡支持,谁也不敢禁止军阀圈禁流民,包括实力最强大的袁绍和刘表。 毕竟大家要靠小军阀支撑台面,禁止抢占流民和土地,见面怎么好意思再跟人家打招呼?
曹操,是唯一禁止圈禁流民的大军阀
曹操本出身寒门,跟坞堡没有多少利益瓜葛,所以南安太妃传,他能下得去手。 50%的开价确实黑了点,但比起要钱又要命的其他军阀还是宽松了很多。 何况,50%~60%的税率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只执行了一年。
官渡之战后,立即改为“每亩每年四升谷我是法医,每户每年两匹绢、两斤丝绵”;遇灾年,官府赈济灾民;遇丰年,税率不再提高;屯民可以自由选择,留下屯田或者离开。四升谷、两匹绢、两斤丝绵已经是屯民的所有负担,此外,任何人不得向屯民摊派杂税、徭役、兵役。

2曹操打败袁绍背后的经济玄机
看着曹操挟持汉献帝,看着曹操的一百万斛粮食,看着流民不停投奔曹操,袁绍马上意识到不能由着曹操折腾下去了,否则,很快就轮到自己四处流窜了。建安四年(公元199年),仅在曹操开始屯田后的第三年,袁绍提兵十万进犯许都,试图一举消灭曹操,并劫夺汉献帝。
对这场战争,袁绍满怀信心
袁绍是征讨董卓的主力,手下将士身经百战,光铠甲就有一万多领。 曹操的青州兵总数只有三四万人,其实就是一群吃不饱、穿不暖的流民,连铠甲也只有十几领。双方真在战场上硬碰硬,不用一个回合青州兵就得溃败。
袁绍确实猜到了故事的开头,却没有猜对故事的结尾
僵持一年后,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双方决战于官渡,袁绍堂堂十万大军只落得八百轻骑逃奔北方的结局,官渡之战以袁绍的彻底失败而告终。
我们无法为您解析战争中排兵布阵的问题,不过,我们可以为您解析战争背后的经济玄机。
决战之前沙鸥演唱会,袁绍的监军沮授曾建议不要急于决战,曹操只有一州之地,屯田也才刚刚开始,只要派兵驻扎在兖州境外,在春耕夏收之际不断派兵骚扰,不出三年兖州就会大乱;如果同时“外结英雄”,让刘表、刘备等人同时骚扰兖州,不出两年,曹操将不战自溃;如果非要一战解决曹操不可,万一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袁绍谋士的点子相当中肯也相当阴损,可惜,袁绍果然是一个多疑少断之人。 他不但没有采用沮授的建议丑后倾城,反而集中了冀、幽、并、青四州的全部存粮,希望毕其功于一役。
出兵之前,袁绍满怀信心地向战士宣布,军粮足够支撑一年以上,希望战士们安心作战,一年内保证大家能吃上饱饭! 约一万多车粮食,浩浩荡荡运往官渡前线
看到了袁绍的强大,曹操就坚定不移地执行了逃跑计划。
他一路从黄河以北的官渡逃到黄河以南的阳武、滑县,每次都是闻风而逃,绝不损失一兵一卒。
从建安四年九月开始,整整一年时间小儿近视,袁绍从来就没有接触过曹操主力。因为,曹军最主要的工作不是打仗,而是摸黑打闷棍之类的小贼行为——偷袭敌军粮道。
官渡决战之前,曹军的最高战绩是一次就烧掉了敌军几千车粮食。袁绍要在兖州地盘上找到曹操主力,就如同东汉军队当年在大漠上找西羌骑兵,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东汉经济如此强大,尚且被西羌拖累到天下大乱,何况不富裕的袁绍闪电匹格。出兵作战不是公费旅游,十万适龄男子,一年多时间光吃饭不干活,粮草又不断被袭击,这日子还过不过了?日复一日的游荡中,袁军的锐气早就被消耗得一干二净。
建安五年八月,曹操终于找到了袁绍最大的屯粮之地——乌巢,并一把火将之烧了个干净。消息传来,袁绍十万大军在前线向曹操投降,自此袁绍失去了争霸天下的实力。
袁绍在北部四州卯足了劲刮地皮的时候,曹操在兖州干什么呢?
答:斗地主、减租减息、分田分地真红火。

官渡决战当年(建安五年),曹操宣布缓征屯田户所有份粮,颁《抑兼并令》。明确禁止各地坞堡收容流民、抢占无主土地李笑妍,坞堡不能再奴役流民,举凡收容流民,都要直接成为曹操(国家)的屯民。无论是天皇贵胄的皇亲国戚,还是位极人臣的宰相,都必须遵守这道《抑兼并令》。
例如,曹操的堂弟曹洪。董卓之乱的时候,曹操被董卓军队袭击,曹操的战马不幸死亡。危急时刻,曹洪把自己的战马让给曹操,说:“天下可以没有曹洪,但天下不能没有曹操(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公)。” 战乱之中,让出战马,相当于让出自己的生命飞秀连连看啊! 当时,曹氏兄弟抱头而泣,曹操发誓定不辜负曹洪。
胜利了,曹洪既是曹操的亲戚,又有如此资历,自然要把家业做大做强。面对曹操的《抑兼并令》,曹洪倒也不敢公开抗命,只是让手下豪奴在长社县私自招揽流民,隐匿土地不缴税款。
结果,长社县令杨沛一点面子也没给曹洪留,亲自跑到曹洪家里把人抓走,不但当街把豪奴的腿打折了,还终日把人放在大街上作为反面教材展览……曹洪是一个厚道人,看到仆人替自己受过,就跑到京城找曹操,希望能把人先捞出来。不用说曹操、曹洪是堂兄弟,就凭当年让出战马的情分,曹操也应该给曹洪几分面子。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由基拉,曹操不但没下令放人,反而将那个替曹洪背黑锅的仆人拉到大街上,“咔嚓”一刀给砍了大弦戏。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也就算了,曹洪只是损失了长社县的土地和一个仆人。让人更没有想到的是,事后,曹操居然派那个“抓人、打人、杀人”的县令杨沛到曹洪的老巢邺城当县令。
杨沛临行前,曹操当着曹洪的面问杨沛:你想如何治理邺城?
杨沛答:臣当竭尽心力,依您的法度办事。
曹洪终于明白,曹丞相的誓言是相当不靠谱的。曹操的言下之意是,你如果再不老实,连你一起砍。自此,曹洪只得收起买田置地的心思,亲自督导邺城的奴才们关门歇业。
其实,历史有时候很可笑。
曹操确实是一个土匪,一个很大的土匪。 正因为曹操是大土匪,所以黄裕翔,他在一定程度上能代表“国家”。
曹操禁止其他军阀圈禁流民和土地,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当时的流民问题。 曹操当政时天下无主、土地数不胜数,把这些土地分给流民,在全社会绝大多数人都获益的情况下,个把军阀只能保留意见,社会由大乱转向大治。
曹操的士兵虽然少,但大家抱有同一个信念:如果要过好日子,必须击溃袁绍。
何况,作战任务并不困难——只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找到别人的粮食,能带走的就带走、带不走的烧掉。袁绍的士兵虽多,也不过是来军队混饭吃的农民,就算能取得偶然的胜利,回去以后还不是要挨饿?
官渡之战,其胜、其败,早已一目了然。

3曹操:要想成为霸主,必有强势经济
按照中国历史的逻辑,一代枭雄如果获得了经济实力,就会马上征讨四方,最后统一中国。
在三国历史中,事实正好相反。 有能力统一中国的曹操始终隐忍不发,更加笃定地坚信毛玠提出的信条——“守位以财”,坚信只有再现“文景之治”才可能真正统一中国。
没有能力的蜀汉却搞了一个“六出祁山”,搞得蜀地国将不国。
赤壁之战后十年,面对刘备、诸葛亮的不停骚扰,曹操甚至放弃了汉中,专心经营中国北方。 至此大内低手,中国北方终于建立了较为安定的社会秩序,岑碧青流民也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片栖息之地。
十年,曹操最主要的工作不是征战,而是带着流民修运河,反正流民流窜的目标是吃饱饭、活下去,有了这份公差自然也就结束了流窜。
从建安七年(公元202年)到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曹操共主持修成淮阳渠、白沟、平虏渠、泉州渠、新河和利漕渠等六条运河。
《三国演义》中大家所熟知的夏侯惇,最主要的功绩不是对抗蜀国,而是在少为人知的史实中,主持修建了太寿渠和淮阳渠。
曹操修建的运河是京杭大运河的雏形,也是中国古代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水利工程。 此后,中原大地形成了以洛阳为中心,贯穿黄河、淮河的扇形运河网,对后世政治、经济乃至华北平原水系的变迁,产生了几乎决定性的影响。
大家想象一下,隋炀帝只是把这些运河贯穿成一条京杭大运河,就搞得全国鸡飞狗跳。在纷纷乱世,曹操启动了这么大的治水工程,史籍中对曹操修运河却无腹诽之词,这需要多么强盛的经济!
曹操消灭了袁绍、吕布等北方军阀,统一了中国北方,也为经济发展奠定了较为良好的基础。 随着小农经济逐步恢复李祖铭,曹操有能力在辖内修建运河。 发达的水系为中国北方带来了沃野良田和运输便利,商业、手工业、制造业随着农业再度繁荣,货币经济也开始再度兴盛。
经历了董卓乱世,社会上流行的仍旧是无字小钱,曹操下令禁止无字小钱流通,也就是所谓的“罢之”,以国家强制力再度恢复了五铢钱的铸币标准。
其后,曹操把铸造货币的权力留给了民间,铸造货币的人也许是商人,也许是坞堡,甚至可能是小军阀。
无论铸造者是谁,只要所铸货币能在流通中得到认可,就得到官方允许。今天,曹魏五铢往往和东汉五铢钱同时出土,史学界对曹魏五铢钱的断代也就倍加着迷。
与您分享复旦大学GMCA资本管理总裁班:
1. 解读全球金融版图中的中国战略意图,了解中国资本市场。
2. 学会通过企业顶层战略设计,解决股权历史问题,制定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计划,构建最有利的公司治理结构,提高资本市场估值。
3. 学会通过员工持股计划、投资者关系管理等多元化渠道实现市场价值。
4. 如何对企业的资本、资源进行整合。
5. 如何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以最小的融资成本获得最大化的融资规模。
6. 深度剖析金融投资的基本原理,揭开人性与投资哲学的内在关联。
7. 如何对企业上市系统筹划,保障企业上市的顺利推进美味的童话。
8. 了解企业并购重组的原则、运作模式及市值管理的关系。
9. 建立金融投资与企业资本运作的高端人脉网络。
复旦大学GMCA资本总裁班,学期10个月。18年秋季班火热报名中,期待您的加入!
【复旦大学GMCA报名咨询】
021-6048 7610
【联系人】
杨老师 :1510 2134 66
【缴费账户】
户名:复旦大学
账号:033267-08017003441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上海翔殷支行
【汇款用途注明“姓名+复旦经济学院GMCA项目学费”并将汇款底联上传至邮箱:jcyang@fdmca.cn】请长按下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微信在线咨询或拔打咨询热线:15102134669,杨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