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于或等于号三十岁的剩女林夏,生日那天再次相亲失败,穿越回到十三岁的时候。-小香家书屋

 
三十岁的剩女林夏,生日那天再次相亲失败,穿越回到十三岁的时候。-小香家书屋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1.书名:重回13岁
2.章节:340章完结
3.大小:2085KB
4.售价:4.99
正文
文案:
三十岁的剩女林夏,生日那天再次相亲失败,穿越回到十三岁的时候。
这一次,她要活出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什么?这个戒指是怎么回事,传说中的空间?
正文 001重生了
当晨曦的第一缕光透过重重天幕,洒在这个宁静的小镇上。小镇也渐渐开始有了生气。
此时,一缕昏暗的灯光从一户普通人家的窗帘后透出。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一旁的侧门被人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女孩,梳着两个羊角辫。
只见她神色恍惚的关了门,茫茫然走上马路。
此时,日头渐渐升高,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林夏手里拽着一块钱,茫茫然的走在路上,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窄窄的柏油路,两旁栽种着并不是很整齐的松柏。才下过雨,路虽大体干了,但坑坑洼洼的柏油路上还是有那么一两个小水洼。
林夏看着街道两旁熟悉的房屋,脑袋仍是没转过弯来。街道两边俱是一排平房,零落的穿插着一两栋楼房,在晨曦中显得这么的突兀。
林夏呆呆的看着那老式的可笑的楼房,好半天才意识道这个消息:她,重生了!
怎么会这样?
昨天是她28岁的生日,是的,她林夏就是时下最流行的一种类型的人——剩女。
周围的好友一个个结婚的结婚,生子的生子,可她林夏袁雪儿,过了这么些年,还是一个人单着。
也被人追过,也谈过一两场的恋爱,可最终都无疾而终。她是个宁缺毋滥的人,宁愿单着,也不愿将就。
上辈子只是个三流大学的,大学毕业后只工作了几年,再回首时,竟然已经到了28岁。
她倒还没觉得什么,大学好友却是看不过去了,连着给她安排了几场相亲,没有下文之后,那个好友不屈不饶的给她介绍。说什么这次相亲的这个人幻之国度,是某只海龟,简直把他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
林夏心里虽不以为然,到底是好友的一片心意,还是向她保证了下班一定去赴约,哪知在去的途中……
这时,林夏已经完全记了起来。
在去赴约的途中,精力有些不济的她,没有注意到红绿灯的变化。在过马路时,被迎面而来的车给撞了,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一道绿光。
再次醒来时,却是在十几年前,她的那间小卧室里。
林夏再次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掌,黑黑的,健康的肤色。不再是她那因长期宅在家,而显得苍白的手掌了。
林夏心里一阵激动,前世她就是个宅女,经常在网络上看关于穿越重生的文章,也幻想过自己穿越后的光景。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这样的事会落在她的身上。
她握住了拳头,她一定不会辜负上天赐给她的第二次生命。这一世,她要活出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林夏欢快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看着那些斑驳的墙壁,墙壁上的爬山虎,连角落的蜘蛛网都显得这么可爱。
哦,对了,手里还拿着一块钱呢。这可是她的早餐费,现在一碗面条才五毛钱。以前的她每天都是这样过的,五毛钱的用来吃早餐,剩下五毛钱用来买零食和一些小贴画,那是现在最流行的。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早晨醒来时,由于太过震惊,迷迷糊糊的套了两件衣服在身上。
一件白色的t恤,一件牛仔喇叭裤,一双大头球鞋。是了,这双鞋子还是她央表姐和她一起去买的,学校的女生大多穿这种鞋子。
林夏看着自己腿上了喇叭裤和大头鞋,心里一阵嫌恶。汗,这个时候的自己眼光怎么这么差啊!
这时,一辆白色面包车从身边路过。那无意中的一瞥,让林夏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又是一阵抓狂。
啊!啊!啊!她居然梳着两个羊角辫,天,她都28岁了。好吧,就算扎着两个羊角辫,也没必要在上面扎两朵小红花吧!
林夏在心底呻吟了一声,老妈,你真是恶趣味。
心里想着,忙将手里的一块钱塞到裤兜里,伸手将头上那恶俗的红色花朵取了下来。
这发型就先让它这样,中午回来在给它拆了,林夏低着头,心里恨恨的想着。
再抬头时,‘溪水中学’四个大字映入她的眼帘,她到学校了!
老式的铁门,上面斑驳的锈迹清晰可见,几个穿着t恤的中学生,正骑着单车想往里面走,却被看门的王大爷给拦了下来。
被王大爷训斥了一顿后,都下了车,乖乖的推着车往停车场行去。
王大爷见那几个学生听了话,便转身进了室。那几个学生见王大爷进去了,又骑上了车子,扬长而去。
欢快的口哨声响彻整个不大的校园,林夏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一切,心里乐不可支,果然是青春无敌!
这时,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耳边传来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林夏,在想什么呢?叫你老半天了,都没反应。”
林夏转过头,见到了一张稚嫩的脸,正是她的好朋友,任洁。
“林夏,你怎么了,瞅着我干嘛?”任洁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对了,昨天老师布置的作业你写没,我只顾记单词,忘记了其他作业,等会儿把你的作业给我参照下。”
什么?还有作业?林夏不动声色的想着,无意道:“哪里有什么作业,我怎么不知道,不会是你记错了吧!”
“天啊!你不会忘记了吧!她昨天布置的英文听写啊!我服了你了,miss张布置的作业你也敢忘记,你不想活了吧!早上第一节课就是她的,咱们快点进去吧!趁早自习,还可以多记几个单词。”
林夏同她一起往教室走去,不动声色道:“你昨天晚上看书了么,记了几个单词?”
因为林夏初中、高中都很单纯,所以她交的朋友也都是这种类型,没一点儿心计。想从她们的嘴里套话,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miss张的作业你都能忘记,真是牛人。我昨天可是废寝忘食啊,记下了所有的单词。”任洁颇带一点炫耀的说道:“对了,你要是不知道,可以问你的同桌杨艳菊么,她英文可好的很。不过,前提是你没有被miss张叫到上头去默写,嘿嘿!对了,还有生物练习册,今天早上要交的。”
林夏心下了然,“上头”自然是指上讲台默写。程丽莎林夏沉默的想着,却听任洁道:“诶,我发现你今天怎么怪怪的,话怎么这么少了啊!”
“哦,昨天看电视看的太晚了,睡的迟了,今天没缓过神。”
任洁了然的看了她一眼,“明白明白,我也想看啊,可惜铁腕张的作业不能不做。诶林夏,你行啊!居然顶风作案,佩服,待会可得给我好好讲讲昨天的电视剧。我这一天没看,心里老惦记着呢?”
“好。”林夏点了点头,脸色平静,心里却在苦笑,她压根儿就不知道现在流行什么电视剧,这叫她怎么讲。
“铃……铃……”上课铃响了,两人对望一眼,快走了几步,闪进了教室。
林夏走进教室,就看到了短发的杨艳菊,忙快走了几步,在她身边空位上坐下了。
刚坐好,miss张就踩着高跟鞋咚咚咚的走了进来。
林夏仔细打量着miss张,只觉得一切都是这么新奇。她穿着一件米白色衬衣,黑色西装裤,陪着一双黑皮鞋,看上去十分年轻。
林夏粗粗扫了一眼周围同学的穿着,发现大多和她穿的一样,心下也就松了口气。然后便乐不可支起来,看来大家都一样的挫吗?
林夏又抬起头打量了一下miss张,本来很普通的套装,现在在这个有些破旧的教室里,显得这么摩登。
林夏心里这般想着,miss张却已经开口了,“rningclass,昨天我布置了默写的任务,希望等下同学们已经准备好了。当然就是你没准备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在今天早读课将我昨天学过的单词都记下来,就ok了。好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现在开始吧!”
miss张话音刚落,教室就响起的读书声,当然不是朗朗的,倒像是菜市场嘈杂的很。
林夏看了看自己的桌面,上面堆满了课本。她大致的翻了翻,语文,数学,生物,哦,英语在这里。
她将英语书抽了出来,翻开了封面,嘴角抽了抽。英文书的扉页上写着一个龙飞凤舞的英文名ivy,这是她无聊时为自己取的一个英文名字,当然仅限她一个知道而已。
林夏万分想将这个英文名用透明胶带给扯掉,但看了一眼在讲台上虎视眈眈的扫视着全班的miss张,心里默默放弃了这一想法。
她将书本翻到课文后面的单词表,细细看了看,心下满意。虽然她英文一直不怎么样,课后也不怎么爱学习,但她还是一个挺乖的学生,上课都有乖乖听讲,认真记笔记。这不,最新一单元的单词上都有标注。
只是那些狗爬字,让现在的林夏不敢恭维。明明每一笔都写的极其认真,怎么合在一起就觉得这么怪异呢?
林夏现在的字和从前的字也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不过是稍稍好了这么一丁点儿。
林夏看着这稚嫩的字体,心下暗想道:一定要练练这一手狗爬字,看着也太打击人了。
然后粗粗的扫了一遍单词,还行,都是一些最基本的,对现在过了四级的她而言,很是简单。
这个橘子orange,西瓜,林夏就这么饶有兴致的看着简单的单词,一早读的时光也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正文 002老朋友
“铃铃铃……”下课的铃声响起,教室里瞬时骚动了起来。
林夏的桌子正好在三组靠着走廊的地方,任洁和任霞相携走到林夏的桌边,“林夏快点,去吃早餐了,去迟了人很多很难挤进去。”
“哦”林夏放了手里的书,跟着两人往教室外面走去。
她早就忘记了要在哪里吃早餐,等到三人到了地方,下面条的小摊子前早就挤满了一堆人。林夏瞧着,不由感叹道:中国果然就是人口多,大家都喜欢争先,唯恐落在人家后头了。
不由叹道:人可真多。
任洁垫着脚往人群里使劲儿瞅着,随口道:只要到了吃早餐的时候,人一直都这么多。不过,咱们有妙招。”
说完,便‘哈哈’了两声,“李静,这儿,李静……”
然后,林夏便见着从人群里挤出来一个瘦瘦的女孩儿,一手提着四个塑料袋装的面条,抓着四双筷子,一手抱着四个瓷碗,嘴里念叨道:“诶,我说你们倒是过来接一下啊!”
任洁快走了几步,结果她手中的碗,“辛苦了,辛苦了。”任霞也接过她手里的面条和筷子。
李静甩了甩手,“知道我辛苦也不来帮一把手,诶,幸好我机敏跑的快,现在人可真多。”
林夏看了看面摊前人头涌动的情形,心下咋舌:这人可是越来越多了,而从教学楼里还不断有学生往这边赶来。
任洁抱着一摞碗,道:“咱们别站在这里了,走,到老地方去,我可是真的饿了。今天早上又复习了一遍单词,这读书可真是个体力活。”
话音刚落,三人就听见任洁的肚子咕噜噜的响了。几人对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任洁也不以为意。
直接将塑料袋和面一起放在碗里面,大家也就吃了起来。这是这个小镇现在最时兴的吃面条的方法,以前大家都直接用瓷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听说大家都用那碗,不干净,便用透明塑料袋套了碗,在将面条下在碗里。
“对了……”任洁咽下嘴里的面条,“林夏,你不是说昨天看了最新的一集么,快给我们大家讲讲。”
电视剧,完了,现在流行什么电视剧?林夏吃着面条,不动声色的想道。
李静笑道:“行啊你,这么危急时刻,你都临危不惧,可真是沉着冷静。”
林夏看着面前的三个小伙伴,心下感慨万分。
她们四个在初中是关系最好的,可惜自从中考过后,任霞因没有考上,便辍了学,后来更是早早结婚生子。
任洁和李静虽也考上了高中,也没有继续读下去,也都相继结婚生子了。林夏心里虽然惋惜,但却也没有办法。
这个小镇就是这样,没读书的女孩子,都早早的嫁人生子了。就像是一股风潮,若你不遵守,便会成为这个小镇的异类。
她们四个成绩都不算好,但林夏家住在这个小镇的主街上,她们三个则住在溪水镇旗下的各个村子里。所以林夏是里面最幸福的,因为她能够一直读书到大学。
街上的人都比村子里的人多了一丝开明,也少了些重男轻女,在加上大家都爱攀比,比家产,比孩子的长相,成绩,什么都比。因此林夏在中考后,她家也就一咬牙,给她买进了县一中。
林夏虽不是聪明的孩子,可县一中的教学条件毕竟比其他中学要好的多。因此,高考过后,林夏也就堪堪考了个三流大学。
林家虽不甚满意,究竟是娃自己考上了,也便出了钱,让她读了个大学。
“林夏,林夏……”林夏回过神,便看到任洁奇怪的瞅着她,“你在想什么呢?”
林夏笑道:“在想刚才的单词,希望miss张别让我上去默写啊!”
说到单词,几个人都恹恹的。
任洁将碗里最后几根面条放进嘴里,“咱们还是快点去看书吧,电视剧等下课了在讲。”
林夏点了点头,放了碗筷,跟着大部队,往教室走去。
四人到了教室,林夏这才发现教室里居然坐了百分之七十的人。
林夏心有戚戚的想到:miss张果然是有女王的气场啊!瞧这些乖乖坐在座位上默写的童鞋们,在想想她读大学时上课的情景。果然,还是小孩子好教育一些。
回到座位,林夏发现杨艳菊还在默写单词,问道:“你不是已经会写了么,怎么还?“
杨艳菊回道:“我还是多写几遍吧!要是有一个单词错了,可就是一手板啊情牵两世!miss张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忘记了她上次打你了么?”
林夏一个激灵,是了,这时候还有体罚这个东西啊!而自家的孩子被老师打了,父母也只会说老师管的好,父母最怕的就是老师不管自家的娃了。
而初一上学期,有一次她在黑板上默写,错了一个单词,就被miss张用木板打了一手板。那是她最后一次挨打,从此以后,学校教育变得越来越人性了,她也就再没有挨过打。
林夏拿起英语书,忙将早晨看的单词复习了一遍,也加入到默写单词的大军中。
吃早餐的时间总共也不过三十分钟,林夏只来得及将所有的单词默写了一遍,上课铃就响了,miss张从教室外面‘蹬蹬蹬’的走了进来。
她将手中的英语书和备课表放在讲桌上,扫视了一眼全班,“ok,相信大家都准备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老规矩,每个组选一个同学。一组赵强,二组李波,三组林夏,四组李静。男女平等,各一半,好了,点到名字的同学上讲台,其他同学在下面默写到听写本上,然后组长收齐交到讲台上。areyouready?”
“yes.”全班齐答。
miss张满意的点头,翻开手上的课本,“sbegin.”
任洁本就坐在林夏的后面,下课后,用笔戳着她的背心道:“林夏,行啊你,就一个早读你就记了这么多单词,不错啊!”
林夏转过头,对她笑了笑,“用点心记,很容易的。”
任洁双手托腮道:“总算熬过了这两节英语课,诶陈美心,你给我讲讲昨天放了什么剧情吧!”
林夏的同桌杨艳菊凑过来,道:“林夏昨天晚上看最新的一集了么?”
任洁点头,“牛人啊!对了,在剧情介绍上面看到冷清秋推开门就看到一院子的百合,微风吹起她的短发,真的是太漂亮了。”
杨艳菊也凑过来,催促道:“是啊是啊,我昨天也没看,林夏你快讲讲。”
林夏听了冷清秋的名字,便知道现在放的是什么电视了,可不就是当年红极一时的《金粉世家》!
正文 003看过金粉世家没?
林夏刚上初中那会儿,正是琼瑶奶奶的《情深深雨蒙蒙》放完的时候,大家正愁没有电视看。
而这时,中央电视台播出《金粉世家》,里面陈坤的帅气霸道,董洁的清冷的气质,自然让林夏这帮小女生沉迷不已。
林夏当年也很沉溺这部电视剧,后来在大学里面,将这部电视剧又从头看了一遍,“唔,昨天正好放的这一集,金燕西和冷清秋吵架了,当时冷清秋说了一句圪梁梁,‘金燕西,我们俩不是一样的人,我们注定不会在一起的。’”
将到这里,林夏卖了个关子。
“然后呢?快讲快讲!”任洁催促道。
林夏想了想,抿嘴笑道:“然后金燕西说:‘我从未说过我们俩是一样的人,但请你相信,因为我爱你。哪怕我们不是一样的人,我们也一定能够在一起。’”
任洁双手做祷告状,闭着眼梦幻道:“大爱燕西,太有范儿,有没有。若是我身边有这样的人出现,就太好了。”
林夏看着她那样子,笑道:“就算你身边有这样的王子出现,你也不会是里面的女主角。”
她们四个人长的都只能算清秀,其中,林夏和李静都长得黑黑瘦瘦的,任霞则中等肤色,只有任洁白一些。
因为任洁在里面最白,所以四人中她长的最显眼,当然,花心思也是最多的。
杨艳菊瞅着任洁那模样,也忍不住笑了,催促林夏道:“接下来怎么样,他们和好了吗?快讲!”
“然后冷清秋哭道,‘不一样的人,是不能再一起的。就像我们家的葡萄藤,能长出百合花么?’然后就是你们在片头曲上看到的场景了,冷清秋推开门,就见到了院子的百合花。”
“哇!真的好浪漫,好浪漫!”任洁双手放在胸前,满眼星星道。
在看杨艳菊,虽没有任洁这么夸张,但眼里也是满满的羡慕和向往。林夏心里感叹,果然这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表现。她不自觉的摸着下巴,现在的她,在这群小伙伴中,是不是显得太不正常了,她要不要也伪装一下呢?
想到自己装萌的场景,林夏自己打了个哆嗦。恶寒,快三十岁的人了,装十几岁的小姑娘,就算别人看不出来,她自己就先受不了了。
算了,不管了,就算别人发现她有些变了,就当她早熟好了,反正她是不想顶着个嫩皮,在这里装萌。
这番想着,她用手臂捅了捅任洁,揶揄道:“有你这么夸张么?瞧你那小样,简直就是书上说的一个词—花痴!”
“切,你不是一样的。我敢说,就算你面上没表现出来,心里也一定这样在想,你难道就不幻想你的白马王子?”
林夏睨了她一眼,凉凉道:“不知道是谁看了那什么蒙蒙,对里面的何书桓迷恋的要死,说以后要找他那样的男朋友雅库扎。”
任洁不为所动,“切,天涯何处无芳草,为何偏在一个剧里找。不同的电视剧,自然有不同类型的帅哥,我当然要经常换,这叫与时俱进,你不会懂的。”
然后,想了想,她奇怪道:“诶,我说不对劲儿啊你,你前两天不是也很迷金燕西么,怎么今天只顾着说我了?嗯?”
林夏脸皮微微红了红,天,她居然喜欢过西厂厂花!想到《龙门飞甲》里面的雨化田,林夏惊悚了。虽然那些造型的确妖冶,风情万种,但,那不是她的菜啊!
当然,现在的林夏皮肤黑黑的,几人也看不出来她在脸红。再加上现在的她可是二十八的心,转移话题道:“你现在会唱那个片头曲和片尾曲了么?”
林夏还记得当时任洁特别喜欢这两首歌,电视剧都是正文放完了,要放几分钟的广告才播歌。而任洁为了学歌,不仅每天准时守在电视机前面等着它的片头曲,也硬是要等到它广告放完了,听了它的片尾曲,才肯关电视。
果然,听道林夏问了这个,她恹恹道:“只抄了第一段的歌词,还有几句不会。”
“你把歌词本给我看看,我记得歌词,可以给你写完。”
任洁惊喜道:“真的,太好了。”说着,便从课桌里拿出一个带锁的笔记本。
这个时候,大家都喜欢把喜爱的歌曲抄在一个本子上,这个本子被叫做歌词本。
林夏接过本子,看了看,笑了笑,她好像也有一个这样的本子。
她转过身,拿起桌上的圆珠笔,开始抄写。背后传来任洁的声音,“片尾曲你也记得不,记得的话,也写下来。”
“知道了。”林夏头也不回的答道。
很快,上课了,林夏仗着课桌前堆的一摞书的掩护,迅速默写下了两首歌的歌词。把本子递给任洁后,林夏只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惊呼,“天啊!你真的记下来了,林夏,真是太棒了!”
林夏浅浅的勾了勾嘴角:这个时候的她们,真是太容易满足了。
这节数学课刚下,老师还没离开教室,林夏便被任洁拉了过去。
只见她满脸欣喜道:“你既然记得歌词,那也一定会唱咯,快唱给我们听听。”
林夏想了想,低声清唱了起来赵世永。
一曲终了,任洁奇怪道:“你的声音怎么变了,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
林夏心里微怔,不动声色问道:“哪里不一样了?我还是我!”
任洁用手挠了挠她齐肩的短发,“不知道,声音……嗯,好像也没变,就是感觉便了,唱歌更好听了。”
林夏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这个时候的她们,在这小镇上接触的东西很少。溪水镇连ktv都没有,所以现在她们唱歌都是靠吼的,毫无章法。
林夏的嗓子本就不错,只是从前唱歌都是胡乱吼的。到了高中后,特别喜欢去ktv,经常找一群朋友去k歌,也就渐渐摸出点门道,唱的也还不错。现在她唱歌,带了点后世的经验,任洁听了,自然感觉有些不同了。
林夏松了口气,随意道:“我一直都是这样唱的,你感觉错了吧!”反正她们刚进初中,都还小,十分单纯,绝不会想这么多。何况,她的朋友都是些计较单纯的性子。
果然,任洁又扰了扰头,催促道:“算了,你还是先教我把这首歌唱会吧!来,在唱一遍,这次我跟着你唱。”
“嗯。”林夏轻轻点头,“当花瓣离开花朵,暗香,残留……”
正文 004奇怪的戒指
上午最后一节课下,便放学了。
林夏和任洁、李静三人一起出了教室,往学校门口走去。
刚走到大门口,便见校门不远处围了许多人。李静见状笑道:“这买小饰品的好久都没有到我们这里来了,走,咱们去瞅瞅。”
说完,不由分说的拖了任霞的手,往那一堆人行去。林夏看着那围的满满一堆的人,心下叹了一口气:这么廉价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虽如此想,到底还是跟着她们俩的脚步,走了过去。
李静不愧是买早餐习惯了的人,只见她在人群里这么拨一下,那么钻一下,就开辟了一条小道。林夏心下叹服,这份功力着实不浅。
待四人蹲在人群的最前方,林夏看着这床单上琳琅满目的廉价饰品,嘴角抽搐;再看她们三人兴致勃勃的样子,心中抚额。
看着她们讨论的眉飞色舞,林夏决定自己还是不要太过扫兴的好,便歇了心思,随意的打量小摊上面的饰品。
唔,一堆翡翠镯子,红的黄的绿的,总之都是假的。镯子旁边,哦,是一堆戒指,也是红的黄的绿的,咦等等,怎么还有一只墨绿色的,成色在她看来,也很不错,这不都是假的么?
林夏拿起这只戒指,细细打量。普通戒指的外貌,比其他躺在床单上的戒指稍微细一些,并不任何不同。
戒指静静的躺在林夏两指只见,阳光下,墨绿色的戒指似乎有种沉郁的气质,还闪过了一道墨绿色的光。
林夏自晒一笑,她这是疑神疑鬼了吧!戒指都有气质了。
不止她这么想,其他女孩子见了她那戒指,也都觉得不错,纷纷问老板:“还有这个颜色的戒指么?”
老板憨厚笑道:“有有有,要多少有多少!”说着,从身后的一个黑色塑料袋中拿出一个透明的袋子,里面都是这个颜色的戒指。
林夏看着手中的戒指,在看着那个袋子里面它的兄弟姐妹们,不都是一样么,沉郁闪光什么的,果然是她的错觉。
林夏却是没有注意到,塑料袋里的戒指和其他颜色的戒指一般大小,只有她手中的那只戒指,比其他的都细。
林夏看着自己手里的戒指,随便往无名指上一套,咦居然很合手,便问老板道:“老板,这个戒指多少钱?”
“五毛。”老板一边照顾其他生意,一边抽空回答,生意太好,他一个人都分不过神来了。
“喏,老板,给你。”林夏从裤兜里掏出仅剩的五毛钱,递给老板。
那老板接过钱,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大声喊道:“戒指戒指,上好的戒子,只要五毛;镯子镯子,上好的镯子,只要一块,还有精美的坠子、链子,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被他这声音吸引,更多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学生往这地摊子走来。
林夏付了钱,又扫了一眼所有物品,发现没有她喜欢的之后,便有些意兴阑珊了。因问旁边的任洁等人道:“都看了半天了,你们选的怎么样了?”
任洁没出声,专心的看着手里的东西呢?还是李静道:“东西太多,我都不知道选什么了,诶林夏你帮我看看,这两条链子,哪一条好。”
林夏看着她手上的链子,一条粉红,一条水湖蓝,又看了看剩下的几条链子,老实道:“那条粉红的比较适合你。”正值青春年少的她们,穿戴粉红果然是很适合,若是年纪稍微大些了,在穿带粉红色,则给人装嫩之感了。
李静收了那条粉色的链子,将蓝色的放下,对老板道:“老板,这链子多少钱?”
百忙之中的老板抽空瞧了一眼这边,大嗓门的吼道:“一块五。”
林夏无聊的瞧着一切,觉得人太多,太拥挤了,便同任接等人说了声,挤出了人群。
林夏依靠在不远处的一个电线杆子旁,取下了戴在手中的戒指,无意识的把玩着,漠然的看着远处的喧闹嘈杂。
她,重生了。
每每想到这个,林夏心里仍然觉得有些不可置信。这实在是太神奇了,她一直以为重生神马的都是小说写手们虚构出来的,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
林夏忽然觉得自己揣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她却不能说与任何人听,包括她的父母兄弟。想想也是,若是她的弟弟,在不久前告诉她,他是重生的,估计她也不会信。哪个正常人会相信这种说辞,只怕是小说看多了,疯魔了吧!
林夏心里这般想着,也就打定主意不将此事告诉任何人。最最关键的是,告诉别人了,人家也不信啊!想到《不能说的秘密》里面,路小雨将她的遭遇告诉了老师,老师不就是认为她的精神有问题了么,后来更是被所有的同学孤立。
便是有人相信了,她一普通人,也不想被科学家们带到实验室解剖研究,也受不了那份苦楚和非人的待遇。
要知道,人类的探索欲和内心深处的贪婪,远不是她这个普通人能够想象和窥视的。
想到被同学孤立,被人当做试验体研究,林夏打了个冷噤,她还是乖乖守着这份小秘密吧!
这边林夏想了半天,打定了主意,那边任洁等人也终于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林夏和李静一路,任洁和任霞一路,四人拿着各自的战利品,在前面不远处的岔路口分手告辞。
李静欣赏着她的链子,看她那兴致勃勃、爱不释手的样子,林夏瞅了瞅那做工拙劣的链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半晌,李静才对林夏道:“咦,林夏,你买的什么东西?”
林夏撇了撇嘴角,您总算记起我了,取下了手里的戒指,递给她,“喏,一个小戒指。”
李静接过,只看了一眼,惊讶道:“你这戒指眼色怎这么难看,怎么不买一个粉红色的,你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
林夏听了,沉了脸色,心里黑线,粉红色的戒指,饶了我吧!
李静瞧了她脸色,想了想,劝慰道:“嘿嘿,你别生气,你给自己买东西的眼光虽不怎么样,给我们买东西时的眼光还不错。下次买东西我给你参考。”
林夏接过戒指,将它套在手上,淡淡的“唔”了一声。
李静的家是几人中路程最远的,很快,两人便到了林夏的家门口。
“林夏,中午上学我来叫你,记得等我。”
“嗯。”
林夏点头应了,因为早上两人起床时间不同,所以一般早上两人都不会一起上学,中午和下午时间稍微充裕些狸米学习,便相携而行。这也是林夏和李静关系好的原因,每天一起上学放学,友谊就这么建立起来了。
家里的门敞开着,这让林夏有些许的不习惯。在大城市生活的几年的她,已经逐渐开始适应大城市每家每户房门紧闭的情形了。而这个小镇中,白日里每家每户的门都是大敞开着。
林夏刚踏进门口,阿毛便摇晃着尾巴迎了上来,不断围着她转圈圈,往她腿上爬。林夏心中欣喜,蹲下了身子,伸出双手,阿毛便用舌头不断舔着她的掌心。
阿毛,是她家养的第一条狗!
现在也不过才刚刚会走路,毛色是浅灰色,很是俊朗可爱。小巧的鼻子,小小的耳朵,林夏抚摸着阿毛两耳间,额头处的毛发,心下叹道:果然,狗这种生物什么的,最萌,最可爱了。
汪汪……像是感应到林夏的心里,阿毛适时的汪了两声。
“夏夏回来了啊!”从厨房里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女音,中间夹杂着炒菜的声音。
林夏抱起阿毛,往厨房走去,叹气道:“老妈,我回来了!”
正文 005林夏的一家
林夏的老妈像中国绝大多数家庭妇女一样,干活做事绝对是家庭的一把手,只是这脾气吗?咳咳,这爱唠嗑的形象,从林夏小时候就深深的植根在她的心里,弄的林夏看到她老妈,就有一种拔腿狂奔的冲动。
林夏穿过堂屋来到厨房,刚走到门口就是一阵油烟味,呛的她咳嗽不止。林家老妈见状蛮扯着嗓子道:“夏夏,这油烟大,离远点。”
“哦,”林夏应了,找了个小板凳在不远处坐下,抱着阿毛,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它额间的软毛。
见阿毛用爪子不断挠它的鼻头,可爱到爆的形象,林夏忙将阿毛翻过来,露出它腹底的白色毛发,双手不住的在它身上挠来挠去,一人一狗玩的不亦乐乎。
林老妈抽空看了一眼,左手往锅里放着盐,右手麻利的翻炒着菜,“夏夏,狗身上脏死了,你摸一摸就算了,可得记得洗手。这阿毛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在哪里疯,回来的时候脏兮兮的,我刚给它洗了个澡。”
“唔,知道了。老爸呢?”林夏想了想,也不再逗阿毛,起身洗了手,随口问道。
“在房里看电视呢?你这孩子,都十几岁的人了,居然连自己的房间都不收拾一下。不收拾也就算了,我卖菜回来去你房里一看,唷嘿,这乱的。你自个去瞅瞅,把房间收拾收拾,总不能让老妈给你收拾一辈子吧!”
“知道了,老妈,您能不能别在唠叨了,我去收拾房间还不行么?”
这时,林老爸听了她们的话,从房里出来,帮腔道:“可不是,你爸我都听你妈唠叨了十几年,也该让你们享受下着待遇,让你们明白你爸我的辛苦。”
林夏同情道:“老爸,我对你深表同情,您为了这个家,辛苦了。我代表党和人民,代表我和林辉对你表示深切的敬意。”
说着,走上前伸出爪子握住林老爸的,摇晃了几下。
林老爸望着林夏,一脸严肃道:“这没什么,作为一名党|员,到哪里都是为人民服务,你和林辉过的好,就是老爸我过的好。”
林夏一脸严肃的望着林老爸,满脸感动,“老爸,辛苦了。”
林老爸回看,“夏夏,没关系。”
林老妈从厨房露出半个头,“你们爷俩在干嘛呢?林夏,还不快给我收拾你那狗屋去,林家贵过来给我端菜。”
听见林老妈的声音,两人连忙放了手,林老爸满脸笑容,谄媚道:“诶,来咯。”
林夏刚深深的鄙视的看了自家老爸一眼,就听见老妈吼道:“夏夏,还不快去,楞着干嘛?马上要吃饭了,你把你狗屋收拾干净了在下来吃饭。”
林夏一个激灵,忙不迭的应了声,“知道了,马上就去。”说着,‘蹬蹬蹬’跑上了楼。
林夏站在自家的小卧室里,在心底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居然还是逃不过老妈的淫|威,真是没用。
转念想到老爸和老妈都生活了十几年了,现在还不是生活在老妈的压迫下。这样一想,林夏心里平衡了,细细打量起自家的小卧室起来。
不过是十几平米的小房子,装修也蛮毛糙,远远比不上她后世一百多平米的房子,但现在看在林夏的眼中,一切都显得这么可爱这么温馨。
林夏倒在自己床上,随手将床头已经有些褪色的棕色熊抱在了怀里,细细打量。年轻真好,便是这熊都有好些年岁了,现在林夏的眼里,却显得可爱不已。
这可是她小时候唯一的玩具,陪伴了她整个童年。后来上了高中,在高中学会攀比,又有一般青春期女孩的心理,完全没有留念意识,便将这个熊扔了。等到她年长了,学会了怀念,知道了回忆,可这一切早已失去了踪迹,林夏也只能在心里暗自惋惜。
林夏轻了小棕熊一口,将她放在了床头,便收拾起了屋子。
林老妈说脏乱,其实也还好,女孩子的房间,哪里又会有多乱。不过是床没有整理,桌子上堆满了书,杂乱无章的,瞧着脏乱罢了。
林夏从小便没有整理床的习惯,总觉得这床整理好了,等会也还是要睡的,何必整理。再说,这卧室是私密的地方,除了家人,哪里会有外人进来,所以从小林夏便很少整理床。林老妈在林夏初中的时候,确实教育过她一阵,后来见林夏屡教不改,也就放开了,只嘴里不断拿这件事唠叨。
在重生前,林夏也是个不爱整理床铺的主,都几十年的习惯了,所以林老妈这想让林夏讲整洁的习惯怕是要落空了。
林夏躺在床上,实在是不愿起身,这床就整理了马上她午睡,还不是要弄乱。林夏这般想着,便没有整理床铺,只是起身坐在书桌前,将桌子整理了一下。
林夏随意的清理着,都是些课外资料书,看来老妈那个时候还是挺注重她和弟弟的学习的。翻着翻着俞隽,居然找出了一本《红楼梦》,咦,还有一本《唐诗三百首》,在书堆的最后,居然还翻出一本《宋词解析》,看来以前的自己这喜爱中国古典文学的爱好是从小就有的,现在她这个年纪的女孩,有几个会看这《红楼梦》和这个《宋词解析》的。
书桌整理到一半,就听林辉在下面喊,“姐姐,下来吃饭。”
“来了,”林夏放下手中的书,在卫生间洗了个手,‘蹬蹬蹬’跑下了楼。
看到读小学的林辉,林夏心里激动不已,这是弟弟小时候的样子,果然是萌的可爱。哪里想得到他长大后那吊儿郎当,邪魅帅气的样子。
一想到长大后林辉那不听话,每每把她气的要死的样子,林夏就是一肚子的火。不行,可不能放任林辉,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林夏心里打定主意,要狠狠教育林辉。若这是漫画,林家人便可以看到林夏背后长着一对黑翅膀,对着林辉奸笑着。可怜端着饭碗埋头苦吃的林辉,哪里想得到他的亲姐姐正打着改造他的主意。
这顿饭,一家人像平时一样,吃的很温馨舒适,却是日后林辉悲惨生活的开始。
正文 006设定计划
吃了午饭,因她和林辉下午还要上学,林老妈早早就将他们两人赶上楼午睡。
现在林夏坐在书桌前的木椅上,桌案靠墙那里都是林夏的资料书和课外书,而林夏面前则摆放着一叠洁白的草稿纸,在纸的顶端正中间,上面写着‘计划’两个大字。
左手撑着侧脸,右手拿着笔写了几条,用笔帽点了点下巴处,想了想,又在纸上写了几条。如此反复循环,草稿也就列了个大概。
第一,她们家很穷,改善经济。这是最重要的,必须放在第一条中。
第二,她成绩不好,中考失利父母出钱将她买进的一中,这一世她必须凭自己的实力考进去。这个也很重要,是第二条。
第三,改造老弟,不让他长大了总是同她找茬,弄的她一点权威都没有。
第四,关注老弟的学习,上辈子他就是没学好,复读了几届。大学毕业后年纪也大了,后来娶了个老婆,两人整天争吵,弄的家不成家的。这辈子关注老弟的学习,争取不让他复读,顺风顺水的读下去。
写到这里,感觉脚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蹭,低头一看,原来是阿毛趴在她脚边睡着了。
林夏想了想,添了一条:
第五,看好阿毛,不让它被车撞死冯一非。
前世,阿毛刚会走路的时候,出门玩不小心被马路边的摩托车撞死了。她和林辉两人伤心不已,最后还是在后院挖了个坑将它埋了。
这辈子,她一定要看好它。
林夏看了看桌上的闹钟,快一点了,她应该午休了,不然下午定会打瞌睡。看了纸上的几条,心满意足的笑了笑,挠了挠脚边的阿毛,给它挪到自个窝里,洗了个手,躺在床上闻着被子上熟悉的味道,安心的睡了。
下午照例是上课,不过是科目换成了数学和生物。看着初一数学书上面简单的解方程,生物书上面简单的结构图,林夏‘噗’的一声趴在桌子上,好简单好简单,好想睡觉,orz~
林夏心里碎碎念道,不过趴了五分钟,竟真的睡着了……
“林夏,老师叫你,林夏……”同桌杨艳菊推着她,小声道。
林夏最不喜睡觉时被人吵醒,皱着眉睁开了眼,有点床气的问道:“什么事?”
杨艳菊却没有理会她,只用嘴努了努讲台。
林夏看过去,数学老师正目光熠熠的看着她。林夏心虚的站了起来,若她没看错,数学老师眼中的光,应该是……怒火吧!
恍惚中,她还以为这是在大学的课堂上,却忘了初、高中老师都负责的很。
“很好,开学这才几天,居然有人公然在我的课堂上睡觉。看来林夏同学的数学学的很好,不用听老师讲课了。”杨老师教书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么不将老师放在眼里的女生,他脾气本就不是很好,顿时满腔怒火,“你上来把这道题做出来,顺便给大家讲讲。”
林夏垂着头,走上了讲台。
看了题目,在看看一旁的版述,原来老师正在讲一元一次方程。而出的这个题目,对林夏而言真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她刷刷刷的解了出来,又给大家讲解了方法后,复又垂着头站在了讲台旁边。
杨老师心情好了不少,毕竟她把题目做了出来,而她上课却根本没有听讲,平时也有些小聪明。这个年纪比较聪明的孩子,总是喜欢做一些出格的事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
于是他缓了脸色道:“虽然你做的出题目,但也不能再课堂上睡觉,违反课堂纪律啊!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林夏可不知道就这堂课让杨老师将她划分为聪明孩纸这一类了,她自问与聪明沾不上一丝边。但她好歹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虽然杨老师是责备的话,可语气中没有丝毫的责备之意。
于是她领悟了,语含愧疚道:“对不起老师,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中午预习课文忘了时间,没有午睡,所以……”
杨老师一听这话,心里更是满意了,聪明又好学的孩子,他也不说什么了,嘱咐了几句午睡很重要,不可如此云云便让她回了座位。
林夏坐回位上,后边传来一张纸条,任洁写的,“你可越来越能掰了,预习都说出来了。”
林夏看了眼转过去写字的老师,在纸条上迅速写道:“我中午真的在复习功课。”
看着杨老师写字的背影,心里却是一阵沮丧。
人家重生了都是天才之类的人物,要不就是有一些奇遇,认识什么奇门高人,教他们学武修真,或者成为商业巨子,政坛大亨之类。
怎么到了她这里,不仅要继续学习,还要被老师批评,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现实却是不管她在怎么碎碎念,还是要乖乖听讲,乖乖上课,不然,就等着她老妈的竹板炒肉吧!
好容易挨到放学,四朵黑花聚在一起,踏上归途。
李静问道:“林夏,你中午真的在复习啊?”
“嗯,我老妈让我好好学习,别给她丢人。我对面的那位大哥已经考到武大去了,暑假他家请客,那耍狮子的好长,整条街都知道了。老妈并威胁我说要是我考的太差,就把握我回她肚子,回炉重造。”
几个小伙伴不过刚上初中,哪里知道考高中大学真正的意义,听了这话,也不过是‘哈哈’大笑道:“你妈说话可真有意思。”
林夏一阵黑线,她妈哪里说得出这样的话,不过是她根据她的意思,重组了句子。
心里却又感叹道:年轻真好,什么都不用愁。每天只是作业,背书,考试等等,哪里像她,工作的压力,房贷,年纪大了要嫁人等等,都压在她的肩膀上。
几个人成一排走着,几乎占了道路的一半,却青春恣意的谈论着所有,明星啦,家里的烦事啦,等等。
阳光暖暖的射下来,照在四张并不美却青春稚嫩的脸庞上,带出飞扬的色泽。
林夏听着她们话语,‘我掐死你’、‘不要啦,林夏救命啊’‘才不救康宁定期保险,让你嘴坏’,心就这么柔软了起来。
当你带着安静的情绪进入这个世界,你会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
带着期许的心情。
正文 007传说中的空间
回家吃了晚饭,上了晚自习,在回到自己小窝时,已经九点多了。
林夏洗漱完,一身清爽的坐在书桌前时,已经十点钟了。
关了大灯的开关,打开桌案前台灯,十几平米的小房间登时笼罩在昏黄中,很是温馨。
一边脚尖逗弄了阿毛,一边打开英文资料,拿出里面的稿纸,翻着先前写的计划小于或等于号,随手涂改。
小巧的电风扇放在一旁的木椅上,徐徐的吹着,倒也惬意。
‘嗡嗡嗡’蚊子的声音一直在林夏耳边盘旋,她也不已为意。毕竟和重生这件事比较起来,这件事实在是不足一提。
每天晚上,林老妈都会给林夏和林辉房里灭蚊,先给熏在灭蚊片,门窗紧闭十几分钟,然后再烧两个小时的蚊香。
待林夏回来时,房间里既没有蚊子了,又不会有蚊香熏人的味道。
但日子久了,总有那么一两只蚊子产生抗体,逃过一劫。当然,这时它们多半会死在林夏的魔抓之下。
今天这只蚊子很幸运,它在林夏的耳边吵了这么久,林夏也没理它。它得意了,盘旋了半天,停在林夏的手指上,不远处就是林夏中午刚买的戒指。
它饱餐了一顿,肚子吃的鼓鼓的,懒懒的停在她的手指上,不愿动弹。
等到林夏发现这只蚊子时,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拍死。
好大一只蚊子,好大一滩血渍,都是林夏的血。
林夏看着这蚊子的尸体,拿过旁边的一卷卫生纸,扯下一小节,将蚊子的尸体包裹起来,然后,五马分尸。
随手将卫生纸仍在一旁的垃圾筒里,正打算继续方才的事。
不料异变突生,只见眼前一晃,再次定神时,她已经不是坐在自己房间的凳子上了。
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不过十几平米大小,同她的卧室差不多。四周墙壁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发出莹润的光泽,照的室内通明。
所以林夏能清楚的看见室内的环境,房间什么都没有,没有窗,没有门,没有任何生物,只有一池冰冷的水。
是的,一池冷水。
它占了整个房间三分之二的位置,不断有水从池底流出,冒出一个一个的小气泡。但奇怪的是,那水却始终在池沿下,没有溢出来。
林夏看了那池水,又四处望了望,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她靠在墙壁上,使劲推着门,又怕水里冒出什么东西,不敢靠近池水。
“有人吗?这里有人吗?”她大喊了几声,却连回声都没有。
林夏恐惧的蹲了下来,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她明明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的,不是么?
好不容易重生了,她可不想就这么白白死在这里。
想到这儿,林夏的恐惧之心倒少了几分,反正这辈子是多出来了,她何不冷静下来,想想为什么出现这么怪异的情况。
在进这个鬼地方之前,她做了什么,今天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得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回来洗了个澡,坐在桌前看书,拍死了一只蚊子,蚊子流了一大滩血,没什么不同的啊!林夏努力的想着。
早上上课,买了个戒指,下午上……等等,戒指,血,重生……
林夏生出右手掌,看着她食指,上面已经没有了戒指,只余一道淡淡的墨绿色的痕迹,看着倒像浅浅的刺青。
难道,这个戒指就是小说中描写的,传说中的空间戒指!林夏默然的想到。
若是空间戒指,那就能够解释这一切了。蚊子吸了她的血,血渍溅到了戒指上,所以戒指人主了。
天,这么好的事都被她给遇上了,林夏觉得这比买彩票中了500万都让她惊讶。
若照小说上面描写的,这是她的戒指空间,那就应该没什么危险了。
但是,当务之急是要出去啊!每天老妈都会趁送苹果,送梨子,送香蕉等蹩脚的理由来看她有没有好好学习。
要是她突然进来,发现自己不在房间,又不在楼上其它地方,那可怎么办。
林夏这次真的急的团团转了。
怎么办,怎么办!
汗,林夏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生活在她老妈的淫|威之下啊,想到她连基本的冷静都没有了。
当林夏终于冷静下来时,十几分钟已经过去了。
她把自己看过的所有修真小说中的口诀都说了一遍,最后连芝麻开门都说了,她还是呆在这个地方。
林夏已经将的口干舌燥了,最后大声哀嚎了一声,心里想到我要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然后,只见眼前一晃,白光一闪。
她又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了。
终于回来了,她瘫软在椅子上,长长吐了一口气。可当看到书桌上的闹钟时,她又僵住了。
继而是狂喜。
现在才十点过十分。
而她在拍死那只蚊子前,曾无意中瞟了眼闹钟,那时正是十点过九分。
她在空间里至少呆了一个小时,而现在闹钟却仍是十点过十分,说明了什么?
说明她的空间是静止了,世界上还有比这个发现更让人欣喜么?
这一刻,林夏深深觉得,定是她上辈子做了太多了好事,老天爷这辈子补偿给她了。
正文 008是宝贝还是废材?
林夏从空间出来不过几分钟,林老妈就端着一盘切好的梨子推开门,走了进来。
看到林夏乖乖坐在桌前,前面也放着一叠草稿纸,以为女儿在专心学习的她,心里很满意。
林老妈没上过几天的学,认识的字一只手就能数出来。这条不大的街上,女人们总是喜欢攀比,而识字自然也是其中重要的一项。
没读过书,不识字是林老妈平生最大的憾事,因此对林夏林辉两姐弟看管很严。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两姐弟表面不敢违背林老妈的旨意,私底下却又是一番光景,不然怎么会堪堪只考了个三流的大学。
林家人虽说不上聪明,倒也不至于太过于蠢笨。
林老妈很快离开了林夏的屋子,此时,林夏右手用牙签插着梨块,往嘴里送,左手食指凑到眼前,死死盯着那个浅淡的戒指印迹瞧。
这个真的是空间戒指?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比重生都让她惊讶。
她倒是很想在去方才那个地方瞧瞧,可一想到好不容易出来了,在进去的话,若出不来,岂不是遭了。
但转念一想,若现在不进去,以后也还是要进去看看的。不然这事儿,就会一直扎在林夏的心里。
这般兜兜转转的想,待一盘梨子吃完,林夏也没定下个心思,人倒有些困倦了。
她打了个哈欠,思索到:也罢,今天即打不定主意,明天在想也是一样的。
便自嘲的笑了笑,怎么重活一回,倒庸人自扰起来。
略微收拾了下,关了台灯,就上床睡了。
黑暗中,那墨绿的淡痕在空中一闪,旋即消散不见。
因空间的事情,林夏这一晚睡的并不安稳,一下子梦到前世,一下子梦到相亲时候男方家长的言语攻击,一下子梦到小说中可以种田的空间。
当林夏从梦中惊醒时,她浑身已经汗涔涔的了。
到浴室冲了个凉,再次回到房间时,不过才清晨五点。
她坐在书桌前,打开台灯,仔细端详自己左手食指,却惊讶的发现,那淡淡的绿色的痕迹已经消失不见了。
林夏对着手指看了良久,最后牙一咬,决心进去看看,不然她这两天都不会安心。
可是,她该怎么进去呢?
第一次可是无意中进去的,可能是因为戒指染了血,当时认了主,就把她带进去了。可现在,她该怎么做呢?
林夏苦苦思索了起来,当时她是怎么出来的,好像是对着空间喊了不知道多少声都没有反应后,她在心里想着我要离开,她就离开了那里。
难道,只要心里默念就可以么?
想到这里,林夏就做了起来,心里默念道:我要进去。
果然,只见眼前一晃,她就换了一个地方,又回到了这个封闭的房间。
林夏看着不远处的这摊池水,仍然提不起靠近的欲望。她还是怕靠近之后,里面冒出什么东西来。
这般想着,仿佛这个小房间也阴森了起来,她心里忙念道:我要离开。
眼前一晃,她又回到了自家房间,保持进空间前的姿势,坐在椅子上,好像从未离开过一般。
林夏乐坏了,好像找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下进去一下出来。整个人也就一下子出现一下子消失,若有人看见了,只怕会觉得闹鬼了。
从窗外看去,林夏就这么一直坐在椅子上,一下子出现一下子消失,可不就像闹鬼么?
林夏坐在桌前,看着自己的食指苦苦思索,虽然突然出现的这个空间让人惊喜,也为什么这个空间不像小说中的那样呢?
人家有了空间都像qq农场那样,有山有水有土地和茅屋。好吧,重点不是茅屋和温泉,而是别人的空间可以种地,可以吃免费的水果,高质量高产量的蔬菜,而且还是绿色的。
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空间能干什么?
封闭的空间,一池冷水,也不知道放了这么久,能不能喝,?人的白光,看着就让人心底发寒。
林夏拨弄着食指,长叹一声:人家的空间就是四季如春,农夫山泉一点田。她这个是常年阴冷,十几平米一池水,实在是让人气馁。
看来,想靠种田什么的发家史不可能的了,这赚钱的事,还是得自己想办法。
想到赚钱,林夏抓了抓头上的几根枯草般的头发,她才刚十三岁,靠什么去赚钱啊?可惜她上辈子不知道有重生这事,不然专门记几个彩票的号码,现在也可以去买彩票了。
可惜她就是个标准的宅女,平时除了在 网上面看看小说,逛逛论坛,看看电影,对其他的事可是一概不关心的。
足彩体彩六合彩,通通pass。做生意?这个想法刚溜进林夏的脑中,就被抹杀了。
别开玩笑了,帮帮老爸老妈还行,自个单独去做生意,没本钱不说,更没有精力。最关键的是上辈子林夏一个普通人,重生就会做生意了?
扯淡!
想了好几种方法,最后都一一被pass了,不是太过天真,就是不切实际。
头发被她扯断了好几根,林夏都没有想出什么好的法子。
她倒在自己的床上,人呈大字张开,心中郁闷。
怎么人家重生就奇遇不断,不是公司总裁就是家财万贯,到她这里,生活和上辈子有什么不同。
对了,还是有不同的,她是重生的,还有了个废材的空间。
不管怎样,有总比没有好吧。
林夏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至少她是重生的,比现在真正十三岁的小孩多了这么多年的经验,不相信还找不出改变家里状况的办法。
握紧了小拳头,林夏对着家里的天花板,眼中闪现坚定的光芒。
昨夜没睡好,今天又起来的早,相同了的林夏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当闹钟再次响起,林夏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嘴里嘟囔道:“真是烦人,就不让人睡个好觉。“
闹钟锲而不舍的履行自己的职责,最后还是林夏妥协了。
蓬着个头,汲着双拖鞋,闭着眼睛往浴室走去。
看全本联系微信:15967377029(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喵~)
更多小说请关注公众号:xiaoxiangjiashuwu
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憋说话,扫我,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