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局三年的枕边低语,不过是一场梦罢了…-醉读言情

 
三年的枕边低语,不过是一场梦罢了…-醉读言情
“哐当——”
“厉霆钧,你等……唔……”季薇刚打开门,身子便被一个高大的身影压在桌子上,并且粗暴的分开了她的双腿,狠狠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
独属于他的灼热让季薇身子微微颤抖,接着,唇便被他稳住,身下传来的愉悦感让她逐渐沉沦。
一个小时后。
季薇穿着浴袍从浴室走了出来,看着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风情万种的笑,走上前坐在他身边,纤细的手勾着他的下巴:“怎么?又跟你老婆吵架了?”
厉霆钧冷冽的眸子瞥了她一眼,声音低沉喑哑:“你别管晒号网。”
“哎哟哟,我不管,你还以为我不懂你呢,你呀南韩血战记,一跟老婆吵架就跑到人家这儿来,人家都快被你弄的散架了呢~”
季薇一只手放在他裸露的胸肌上,一只手在他身上抚摸着,暧昧的开口道:“堂堂厉氏集团董事长,回家跟自己老婆吵架后跑出来找情人,要是被人知道,不得笑掉大牙~”
厉霆钧眸子一暗,大手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深邃冰冷的眸子紧紧盯着她:“你最好管好自己的嘴。”
“哎呀,人家开玩笑的嘛。”他眸中的冰冷让季薇身子一颤,盯着他几秒钟后,急促笑了声,撇开视线,开口道,“别那么认真~”
“哼。”厉霆钧冷哼了声,松开了她的下巴,拿起桌子上的啤酒喝了口,声音依旧冷漠,“你知道就好。”
季薇一只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眸中满是痴迷。
厉霆钧,D市所有企业中最年轻的董事长,有权有颜有势,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
一年前他结了婚,老婆是娱乐圈里有名的玉女,这段婚姻羡煞旁人。
可惜,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就是潭溪山,他娶的那个女人,就是季薇的姐姐。
没错,厉霆钧就是季薇的姐夫,同时,也是季薇深深爱了十年的男人。
在三年前,季薇阴差阳错的跟他上了床,厉霆钧原本提出了要给她补偿,但季薇拒绝了他的补偿,主动提出了要做他的地下情人。
季薇很清楚的知道,这段感情永远见不得光,可,为了能够跟厉霆钧在一起,为了能够更接近他,季薇甘愿成为女人最痛恨的小三。
甘愿将自己置于被世人唾弃的那一方,就是为了能够更接近他。
在季薇思索之时,厉霆钧已经将最后一罐啤酒喝完,将啤酒罐放在桌上后,他一声不吭的站起身,将放在沙发上的外套穿上,朝着门口走去。
“走了?”季薇微微愣了愣,坐起来看向他的背影,眸中满是贪恋,“不留一晚么?”
“钱我给你转了。”厉霆钧脚步微顿,侧头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说了这么一句,便没有丝毫留恋的朝着门口走去。
钱?她要的根本就不是钱啊。
季薇抿了抿嘴,坐起来看着即将把门关上的厉霆钧,朝着他开口道:“厉霆钧,我怀孕了。”
厉霆钧握着门把的手停顿了几秒,转头阴沉沉的看着她,眸中神色更为凛冽:“你说什么?”
“我怀孕了。”季薇倔强的看着他,一双眸子极为明亮,仿佛带着几分奢望,“你什么时候娶我。”
厉霆钧面色阴沉的将门关上,一步步来到季薇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双黑眸极为深邃,如同浩瀚的宇宙,要将她整个人吸进去。
若不是他眸中的神色太过冰冷,季薇会误以为,他看着她的时候,是温柔的,是带有一点点感情的。
“我怀孕了。”季薇身子微微向前倾,伸出手抓着他的袖子,声音软糯,如同往常撒娇一般,“你什么时候娶我呀。”
说这句话时,季薇的眸子深处藏着一份期待。
期待,他能够说出曲肖冰,立刻回去离婚,回来娶她这句话。
虽然她清楚,这是不可能的,她心里还是有几分奢望。
为了这几分奢望,季薇想要赌一赌沉睡的森林,赌他对自己有没有那么一点点感情。
“娶你?”
厉霆钧神色依旧冰冷,陡然伸出手,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力道极大,让季薇疼得眉头紧皱,却依旧倔强的没有哼出声。
“对,娶我。”季薇深深看着厉霆钧,再次重复,“跟季兰离婚,娶我。”
“季薇,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凌潇潇”厉霆钧的力道越来越大,薄唇更是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好看的眸子微微眯起,“现在的你,不过是我的情妇,有什么资格怀我的孩子?”
“那这个孩子……”季薇将下巴的痛忽略象过河,晶亮的眸子看着厉霆钧,带着几分渴求。
她话还没说完,厉霆钧便打断了她的话。
他将她的下巴松开,转身背对她,看也不看她一眼,只听他的声音传来:“打掉。”
“明天我会安排人来带你去医院做人流,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季兰还在等我,我先回去了。”
话音落下,厉霆钧头也不回的离开。
“厉霆钧蔡颖恩!”
季薇听到他的话,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心口更是疼的让她快要窒息,她抬头看着他的背影,开口喊道:“你究竟爱没爱过我?”
厉霆钧脚步微微顿住,季薇看着他的动作,眸中升起一抹希翼。
看,他对她还是有感情的,他还是爱她的,哪怕,是一瞬间,她也是心满意足的。
在这短短几秒钟,季薇心中不停呐喊。
快陆猴儿,说爱我啊。
哪怕是说谎也好。
哪怕,是骗骗我也好……
可,他没有回头,没有回应,就这么干脆的,绝情的离开杨子祯。
“砰——”
听着这关门声,季薇精致的脸蛋上浮现一抹颓然。
呵,是她错了。
从爱上他的那一刻就错了。
她就不应该对他有任何奢望。
可如今,她已经没有办法让自己回头了百草奇缘,就算厉霆钧是万丈深渊,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往下跳。
就在季薇发呆之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看着屏幕上厉霆钧这三个大字,她心中再次浮现希望江山如此多枭。
肯定是他舍不得这个孩子,他后悔了。
季薇欣喜的拿过手机,接起:“霆均,你……”
“季兰刚打电话给我,让你明天回家吃个饭,她亲自下厨。”
季薇话还没说完,再次被厉霆钧打断。
她握着手机的手关节微微发白,心中钝痛无比。
季兰,又是季兰。
“还有,明天早上9点去仁川医院,我给你预约好了人流,记得去做。对局”
他的话像刀子一般,狠狠的刺入她的胸口,让她疼得脸色苍白,季薇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呵,她会那么好心让我回去?如果不是她,我现在也不会被季家赶出来,我也不会……”
失去你。
“季薇!”厉霆钧的语气再次重了几分,隐隐中更是带着一丝怒气,“我不许你这么说她!你跟她相比,你就是一个勾引自己姐夫的荡妇!”
话音落下,电话便被直接了断的挂掉。
季薇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忍不住笑了笑,笑容充斥着几分凄凉,荡妇?
如果不是季兰,现在跟他结婚的人会是她华容天气预报啊,如果不是季兰,现在该叫他老公的人,是她啊。
他怎么能,怎么能忍心一次又一次的让她难过。
季薇的手紧握成拳,手关节隐隐发白,过了许久,她才缓缓松开。
明天她会去季家,跟季兰把一切摊牌,让她也尝尝,这种爱人被夺走的感觉。
心会有多痛。
第二天
季薇一早来到季家,看到厉霆钧跟季兰正在布菜马赛丽,今天的季兰穿着一身素色,化着淡妆,看起来气色不错。
她偶尔转头跟厉霆钧说着什么,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而厉霆钧脸上浮现着她从未见过的温柔,让她有几分怔愣。
原来他也是温柔的人啊,只不过,他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季兰。
他视季兰如宝,视她季薇如泥。
“你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厉霆钧似乎没有想到季薇会那么快过来,发现她正在盯着他看时,眉头皱了皱熊猫tv娜宝,冷声道。
“怎么?不欢迎我?”季薇将眼底的情绪藏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季兰跟厉霆钧。
“怎么会呢,我跟霆均可是一直欢迎薇薇的。”
季兰看到季薇,精致的脸上挂上几分笑容,上前就要挽着她的手臂:“我们俩姐妹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快来,让姐姐好好看看你。”
“不用了。”季薇红唇微勾,毫不客气的伸出手将季兰的手拍掉,扭着纤细的腰肢,朝着餐桌走了过去,挑了个距离厉霆钧近的地方坐了下来,“我吃完饭就走,工作忙。”
季兰尴尬的收回手,看向季薇笑了笑:“那行,霆均,你去厨房煮点季薇爱吃的,我在这陪薇薇悍妇当家。”
“嗯程皓如。”厉霆钧温柔应下,随后转头看向季薇的眸中带有几分冷冽,让季薇心中更加悲凉。
等他转身离开后,季兰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皱着眉,厌恶的看着季薇:“季薇你什么意思?好不容易请你回来吃顿饭你还给我摆脸色?你算什么东西?”
“哟?”季薇眉头挑了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季兰,“怎么不继续装了?”
“混在演戏圈的女人啊洪永时,演技就是好,怎么样?自己妹妹的男人,味道好吗?”
季兰脸色瞬变,大步来到季薇面前,伸出手捏着她的脸,眼神狠戾:“季薇,厉霆钧是我的叛女,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属于我的!你一开始就不应该活着,应该跟着季卫国去死!”
季薇神色变得有几分难看,她抬起手用力的将季兰的手从她脸上掰开,并且狠狠的盯着她:“季兰,我告诉你,我命大没死,那也就证明我还有机会跟他在一起。”
“顺便,我跟你说个事,我跟他,上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