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三十一、玻葛翰与生命杵 入门——古埃及女祭司的灵魂旅程-轻丰成长

 
三十一、玻葛翰与生命杵 入门——古埃及女祭司的灵魂旅程-轻丰成长
在一个连续几天的暴风雨过后的下午, 海风稍静下来,但海浪依然很高,我与父亲划着小船,离开岸边张殊凡,享受船在浪中飘摇的感觉剩女不打折。突然间,我发现远处有一个东西在沉浮着。
「父亲」我叫道:「看那是什么?」父亲朝着我指的地方看了一眼说:「让我们过去看看。」就开始拚命地往前划。我们看到船支的碎片,我看到一个孩子紧抓着一块木板在飘浮着。
父亲也同时叫道:「是一个小孩」,接着便快速划向他。我们看到一个约十岁左右,蒋多多憔悴的孩子,紧紧贴在木板上。我们好不容易将孩子拖到我们的船上。他似乎已经昏迷了。父亲快速地划回岸边,仆人们似乎也看到有什么事发生,也划着船出来帮忙。
把孩子带进房子后,父亲先把孩子肚子里的水挤压出来,然后让孩子躺在他的床上。令所有的仆人都出去。
接着我看到不曾看过的事,父亲从一个盒子中拿出一根小小的十字形的杵棒,上面有一个小圆圈。父亲非常专注地,拿着杵棒在孩子身体的上方来回移动着。孩子先是开始有呼吸的气息,然后身体开始颤动,最后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几乎与健康的人无异。突然间,孩子跪到父亲面前,双手抱着父亲的腿悲伤地哭泣着。父亲把他抱到膝盖上,拭去他的眼泪,以爱轻抚着他。孩子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我只能以心灵感应的联系方式来理解他所说的。
孩子告诉我们说,他的父亲是个商人,从很远的地方把货物带到埃及,以便在这里贩卖。为了让他的太太与孩子看看埃及的一切,他带着他们同行北京到沙城。几星期的航行之后,他们遇到巨大的风暴,他的母亲与几个水手很快就沉没在浪水中,他与父亲及其它水手各自抓住木板,但他父亲与其它人也都相继沉到海底。他只知道紧紧抓住木板,然后就失去知觉。
看到孩子身上所焕发的灵性光芒,我对父亲说:「父亲,这孩子没有任何亲人了封丽霞,让我来照顾他,奶妈可以教他我们的语言,以及生活上的教育。你可以看到他的灵魂是如此纯净,他可以到庙宇接受训练,再看他的发展来决定他的未来学海中学。也许他会成为一个祭司。请你允许我来照顾他。」
「很好」父亲说:「你可以把他留在你身边,你在海浪中发现了他,表示他的灵魂与你的灵魂是连接的,这是缘分,你就把他留下吧汉字五千年。」
孩子看着我们,似乎理解我们所说的,立即跪到我面前,表达他的感激与信任。
我牵着孩子的手,把他交给佣人,给他衣服穿,并让他吃一些东西。他一切正常,很难看出不久之前,他是那么地疲惫不堪光复节特赦。
佣人在我房间的一个角落为他摆了一张床,他上了床便立即沉睡。
我与父亲回到阳台上看日落,我问父亲说:「你刚才拿的是什么样的杵棒狂野生死恋,为什么它像魔术般地可以使垂危的人,立即恢复精力。」
沉默一阵子之后,父亲说:「这是入门者的秘密工具之一。我们得保持秘密,是因为这杵棒不仅可以传导生命能,也可以杀人。因此,如果它落在无知的人手上,便会被错误地使用。」
「由于你即将入门,你已知道如何保持沉默,所以我让你在一旁看着我如何使用它超强异能。在你入门之后,普塔霍特普会详细为你解释它的原理以及如何使用。明天我们将回到城里,你即将入门,入门后你也会得到同样的生命杵台山浪琴湾。」我静默着。多年的准备之后,我终于即将入门,我将能使用所有入门者的秘密工具。
自由快乐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我带着失去家人的孩子回到我的房间,告诉奶妈所发生的事。善良的奶妈,很快就把这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籽乌的做法。孩子指着自己说:「玻葛翰」。当我们这么叫他时,他快乐地笑着。他有着精致的灵魂,他的身体细长,强健、充满生命力,教给他的东西,他很快就学会。
当晚,奶妈陪着我到庙宇中向普塔霍特普报到。伊玛站在门口容光焕发地接引我。我仔细检查自己,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在肉体层面上被他所吸引。没有,我永远不会与他有任何肉体层面的爱!我感到自己与他之间,爱的凝聚力是如此深沉,我们几乎已是一个整体。一个人怎么可能爱上自己的身体呢?
伊玛也是神之子的后裔;他也有着长形的头颅,他的纯净、忠诚有如天使一般。他也不会在肉体层面上爱我。我欢喜地问他说:「你怎么知道我会来?普塔霍特普告诉你的吗?」
伊玛微笑着说:「你忘了我们不需要外来的信息吗?透过心灵感应,我探测到你与法老已回城,然后我发现你正走过来。普塔霍特普正在等你。进来吧,明天我们还有功课要做。」伊玛离开后,我进入普塔霍特普的接待室。
长期的自我观察与自我控制的训练,以及长期地掌握十二个相互对应的特质,我学会不让喜悦进入我的身体,我从中枢神经,以及我的眼睛焕发我的爱与喜悦。我向他鞠躬。他理解也看到我有意识地控制我爱的表达,我也理解他看到这点,我们在精神上合为一体景县天气预报。这种融合的喜悦,超过了以身体拥抱的喜悦千百倍以上。我幸福地等着他告诉我下一步所要学习的。
「你已经可以学习如何使用生命杵」他说:「从现在起,你每天傍晚到我这里,我将把最后的秘密传给你。」
第二天,我一早就到庙宇中,我爱所有庙宇中的老师与学生。
经过这些练习,我已学会引导与我进展相等的创造势能进入我身体中不同的部位与器官。我甚至可以控制我心脏跳动的速度。这使我得以保持身体与意识的觉知,也使我身体的每一部份都充满活力。满图塔对我的进步非常满意。
第二天早上,在庙宇中见到伊玛时,我告诉他我与父亲如何发现小玻葛翰,并如何把他救起来。
「伊玛」我说:「我希望能把他带到庙宇中接受教育与训练。你愿意花一点时间看看他有什么天赋吗?」
「当然,我将向满图塔报告这件事,他会收他的欲海双艳。他可以住在庙宇中,与其它的孩子一起接受训练。」
「喔,不」我回答道:「我要把孩子留在我身边蜡克网,我会每天早上把他带到庙宇来,傍晚的时候带他回去。」
第二天,玻葛翰与我们一起来到庙宇中,因为他还不能完全听懂我们的语言,他不知道我要带他到什么地方,但他信任我与奶妈,高高兴兴地跟着我们走。
我第一眼看到玻葛翰就爱他那充满爱的灵魂。他也是一样,只要能坐在我脚边,他就很快乐。
我把他带到孩子学习的地方,最先他很害怕,以为我要把他丢在那里,不再管他。我抱着他告诉他我会来接他。傍晚我去接他时双镖记,发现他已经与其它孩子处得很好。他手脚并用地正在跟庙宇中的孩子说些什么,孩子们似乎也能听懂他在讲什么,都兴趣盎然地听着。当他看到我时,立即跑过来抱着我,我也很高兴看到他如此快地适应这里的一切。从那以后,每天早上,他都跟着我到庙宇去。几个月后,小玻葛翰就能很流利地用我们的语言来表达他自己。他也毫无困难地学会专注,似乎天生就知道如何控制身体的器官与中枢神经。伊玛也很爱他,关心他。这失去家人的孩子,也把伊玛当做自己的哥哥一样地爱戴着豆客官网。学校的老师发现,玻葛翰对科学没有什么兴趣,但对绘画与雕塑很有才华。庙
宇中的一位艺术大师,收他为学生,认为他前途无限,因此疯狂医神,他成为艺术学系中最年轻的一个学生。
每天傍晚,玻葛翰都会在大门口等着我,回宫廷的路上,他会告诉我他学了什么,与其它的孩子们一起做了什么。如果不是玻葛翰已深得奶妈的心,她一定会很生气,因为她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待遇,我一直都要她保持沉默,不允许她打断我的思维。
但她似乎也认为让玻葛翰说话是理所当然的事。
博纳︰
作者对玻葛翰的出现,有一整篇的描述,我想他必然有着重要的角色。
蒂娜︰
在那一世,宾阳他保持着成为她义子的角色,虽然时间不长,但深厚的情义,使他们三千年后,在她出生在匈牙利的这一世,面临危险时,他反过来成为协助她渡过难关的一个重要的角色,同样地,像儿子般地陪伴她直到她在瑞士去世为止。这让人感到因缘的奥秘是这么地不可思议。
博纳︰
谈到生命杵只能由入门者来使用的问题,让我联想到「光的课程」的许多工具,也是随着习修者逐步传授的,是不是也是因为担心学生误用工具之故呢?
蒂娜︰
「光的课程」的设置是由灵魂依每个人的承受力而决定注入在较低体系中的频率与能量。逐步传授扩大能量的工具,是为了让我们逐步扩大并增强接收较高能量与频率的能力。普塔霍特普在下一篇,便会详细解说,何以一般人无法承受较高的频率。
博纳︰
这是否让我们更要注意不要让学生们因好奇而提前进入单子能量,或图形与密码的运作呢?
蒂娜︰
天使圣团并未将「光的课程」设定为密法。课程的知识、上师们的讯息,甚至能量的运用,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读取。
因为,在这途径上,能量运作的深入程度掌握在灵魂体系。如果我们的中枢神经尚未达到较高的承受力,或无法正当地使用这些能量,便无法启动这些能量。因此,我们不需要用个人有限的知识来评估学生们在什么程度,只要让学生们依个人的意愿,或课程所安排的顺序去进行,学生们自然会在他们的灵魂与上师们的引导中。
博纳︰
所以教师们不需要指定那一个学生该重修那一个级次或是否可以进入图形与密码啰?
蒂娜︰
有时候,学生会认为自己需要重新走过某些特定的级次,而转到其它正要进入那特定级次的班级。有时候是全班都觉得没有达到那特定级次的功效,全体认为要再重头走过一遍,那也很好。
教师们也可以基于善意,依他们的感觉来建议学生,但我觉得最终还是要让学生依自己的感觉与意愿来决定是否进入下一个级次。单子能量与图形与密码的习修与运作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