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内照明灯具三谈华州区部分村庄的村名来历-新华州

 
三谈华州区部分村庄的村名来历-新华州

笔者前发表过《华州部分村庄的村名来历》及《再谈华州部分村庄的村名来历》二文,引起许多人的兴趣。有人认为,何不将华州区的各个村庄的村名来历一次写完?其实十三不亲歌词,几百个村庄的村名来历一一理清郑奎飞,除依靠文献资料外,要做大量的民间采访,这不是一人所能完成。况且,我只是在阅读明清华州地方志等历史文献时博平吧,断断续续梳理出部分村庄的相关资料,只能陆陆续续成文,分次发表,以使读者早睹为快。现在将最近从华州旧志中整理出的第三批村庄名称资料整理成文,与读者分享吊炕。
大涨、小涨:即赤水镇渭河畔的大涨村民委员会、小涨村民委员会。大涨村民委员会由原来的赤水镇新城、台台两个村委会合并而成,小涨村民委员会由原来的辛庄乡城里、南吉、太平三个村委会合并而成。大涨、小涨是历史悠久的老地名,据明《华州志》、清《续华州志》记,明清时华州有大涨里、小涨里,其所辖范围与今大涨村、小涨村大体一致。民国初牛杂网,大涨里、小涨里延续。后取消“里”,但大涨、小涨的村名仍在。解放初,还曾设过小涨乡。以后,作为行政区划,大涨、小涨消失了一段时间,但作为单纯的地名,依旧活在民间。2015年镇村改革时,恢复了这两个历史村名。大涨、小涨的 “涨”,据《广韵》一书的解释,是“水大貌放屁大王。” 清《续华州志》认为大涨、小涨,“以其近渭而得名也。”
遇仙村:即遇仙村村民委员会,傅洁娴位于赤水镇遇仙河畔霍晓红,由辛村、罗家两个村委会合并而成。“遇仙”是个使用频率颇高的历史地名,遇仙河、遇仙桥至今在使用,过去还曾有过遇仙观,明清时,这一带设有遇仙里。其名称来源相见无几时,据清朝的《续华州志》记,北宋时的著名道士陈抟老祖,入华山过此,后人思之,即以“遇仙”名其河,名其桥,名其里。
左卫寨:位于赤水镇样田村民委员会贝爷灌肠,此村得名应与明朝时的“卫所制”有关。明朝军队编制实行“卫所制”, 军队组织有卫、所两级。兵士有军籍,世袭为军dokee,平时屯田或驻防;遇有战事,出发征战。故军队屯田之处称卫屯。当时在西安的驻军有西安左卫、西安前卫、西安后卫、西安右护卫等,其屯田之处称西安卫屯。据明《华州志》记载,今赤水镇北部陈家村、样田村、马庄村一带,是西安卫屯处之一。左卫寨之名,应是西安左卫在此卫屯的历史遗存朴慧尚。相同情况的还有今赤水镇的屯军头、姚家寨、彭家寨等村,很有可能都与明朝的西安卫屯有关。
西关、东关:西关,即华州街道办事处的西关村民委员会,因地处古华州城的西门外而得名;东关村位于莲花寺镇东罗村民委员会,因地处古华州城的东门外而得名;明朝《华州志》对西关、东关都有记载。明朝的华州城西门在今西关街东口,约为今新华书店一带。明朝的华州城东门在今东关村西,具体位置不详。在此还需顺便提到柳枝镇南关村。
南关,顾名思义,应是因地处一座城池的南门外而得名,但华州旧志对此一无所记,当地民间也无相关口述。据笔者初步考证,这座城池有可能是东汉时的沈阳县城,但这已属于另一篇文章的内容,这里暂且不表。
伏中:位于柳枝镇,原是单独的伏中村委会,后与丰良村委会合并为泉护村村民委员会。伏中村南面是孙家庄,据明《华州志》记,两个村庄之间有一土岗,当时称为伏气岗,而当地人称为龙岗,岗北有张家村天地龙魂。后来人们将伏气岗、龙岗混称为伏龙岗,张家村也改称为伏龙堡。因人口繁衍,伏龙堡一分为三,即伏龙东堡、伏龙中堡、伏龙西堡。因伏龙中堡最大,后来的大队、村委会驻地也在伏龙中堡,故人们统称这三个村子为“伏中”。
三留村:即三留村民委员会,位于瓜坡镇。三留村由东留村、西留村、北留村三个自然村组成宁海县教育局,故称三留室内照明灯具。三留原称留村,据清《续华州志》记,汉高祖刘邦时,张良聘请“商山四皓”辅佐太子刘盈。商山四皓是隐居于商山(在今商洛市)的4名高士飘云阁,即东园公、甪(lù)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4人。张良请太子以高车驷马迎接他们,路过今三留、良侯一带庄家彬。张良被封为留侯,后人为纪念张良在此事中的作用,故名此村为留村。
宜合村: 位于华州街道办事处先农村民委员会影子姐妹,据明《华州志》记,当时此地有一条小河,称“泥河”,也称北溪,溪畔村堡即称为“泥河堡(村)”。因地肥水美,北溪左右皆为菜地,村民大多以种菜为生。后来人认为“泥河”之名不雅,以谐音改为“宜合”。纸坊:位于华州街道办事处先农村民委员会,据明《华州志》记,当时此地百姓割取楮树皮为纸,以为生计,故称“纸坊”。楮树又称构树,落叶乔木,叶似桑,树皮是制造桑皮纸和宣纸的原料。
宰相坡:位于瓜坡镇湾惠村民委员会,原是马泉村的一个村民小组。其村在马峪(又称赤堤峪)口的西坡lcosin,据清《续华州志》记,唐宪宗时的宰相裴度曾经到此游览,后人故将此地称为“宰相坡”。
来源:华州区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