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脸上长小红点三金红水闲读:安国定邦不如一技傍身-徐徐清风娓娓道来

 
三金红水闲读:安国定邦不如一技傍身-徐徐清风娓娓道来


高考之前,我父亲希望我能接受我母校的保送,省的后面再和别人千军万马过那独木桥蒋俐玮。可惜我少年心性,总觉得男孩子选个会计专业有什么好的,以后我要干一番大事业的。
父亲开玩笑地和我说:“现在你不去,最后你还是会考到这个学校。”果然一语成谶。父亲又说了一句,“有门技术哪个朝代都不会吃亏。”可惜那时的我总觉得父亲保守,而今回头一想,最朴素的话包含的总是最真实的人生感悟吧。
如今我对于我的孩子的期望,藏在心里,要不当个厨师、要不当个木匠,有个技能傍身总是好的。旁人总是笑我,可我只是笑笑不作声冷雨夜谐音。
读《水浒》,更深地感觉到父亲的那句话可能在中国人中很有代表性嘎日玛盖。 虽然“手艺人”一向不被看得起,但一项技能,往往使人在世间不至于饿死,甚至还可以飞黄腾达;而自以为有安国定邦之才股民刘军,能攻城掠地,却常常死无葬身之地保安腰刀。
高俅,高太尉,是我们看水浒的人很不屑的一个浪荡子、帮闲出身的高级干部。他“自小不成家业,只好刺枪使棒”,关键是“踢得好脚气毬”。
到现在来说,那就是中超著名球星。那时候没有中超联赛,足球运动员也不像现在这样日进斗金。蹴鞠就是纯粹的玩,上升不到国家荣誉、民族尊严这个高度。
《水浒》 中,各类人物在综合素质方面能和高俅比拚的,恐怕只有浪子燕青。
我们高太尉,“吹弹歌舞,刺枪使棒死亡冰柱,相扑玩耍,亦胡乱学诗词赋;若论仁义礼智,信行忠良,却是不会乔雅冰。”
会唱歌、会写点诗赋,还不成吗?这基本素质多高,完全具备做一个高级干部的全面素养了,要仁义礼智干什么?这仁义的毛病对做干部的来说百害无一益。
因此,我们就能看出高太尉的发达,绝不是偶然的,他有做高级干部的潜质。
高俅先是帮一个暴发户王员外的儿子花钱,天天KTV、夜总会捣蛋鬼日记,王员外告到政府,被赶出了东京。只能去淮西临淮州帮柳世权的赌场看场子,因为皇帝大赦天下,才得以回到首都。
他这身份,就好比现今犯了罪被注销城市户口,被劳改去了(当然现在劳教已经被取消了),刑满释放回了首都,还得时刻去派出所汇报一下近期表现。
可关键是高俅没有丧失开始新生活的信心,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很快回归了社会。
从董生药家到小苏学士家,再到驸马王晋卿家,每个人都不待见他。高俅自己像皮球一样,被人踢来踢去,而他在敷衍与推托中不恼不忧,最终,“高俅遭际在王都尉府中,出入如同家人一样。”
只有这样能抗击生活的打压,能尝尽奚落、侮辱,能在逆境中寻找快乐的人,才能抓住机会,一飞冲天。
因为帮小王都太尉送玉笔架碰见正在踢球的端王,机会像皮球滚到了高俅的脚下,高俅踢出了决定他一生荣华富贵的一脚。
刘欢,刘大爷在《水浒》 电视连续剧中的《主题歌》唱道:“该出手时就出手呀”,高俅才是真正的“该出脚时就出脚”。
从此,他做了端王的亲随。端王当了皇帝,成了宋徽宗,提拔他做殿帅府太尉,这太正常了死亡游乐场。官职就是皇帝私人的财富,想送给谁还不是一句话? 这种赠予的民事行为有什么值得质疑的?
好在宋徽宗还讲点规矩,没让他做文官,因为那时候的文官大多要经过科举泳池情杀案。可后来什么唱歌的也能肩扛将星,高俅好歹还能刺枪使棒,美国的国防部长没有摸过抢不照样带兵么?
高太尉一居高位,便有恩报恩,有怨报怨。没什么奇怪的,难道让高俅同志以德报怨? 他又不是个君子,他若是君子就当不了大官了。
高俅跟对了人,是他的运气,就像赌场上押对了宝。
难道读了书的就不想飞黄腾达吗?哪个知识分子不都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皇帝也是人,他也要有自己的爱好。这宋徽宗可能就觉得国防、外交那些琐事太烦人,这些工作是皇帝不得已而为之的职务行为,而作为一个正常人,我老赵就喜欢踢踢球,写写字,吟吟诗,捧一捧戏子。因此,对宋徽宗来说,高俅和李师师远比宿太尉那些人重要。
朝廷如此,梁山何尝不是这样? 我们宋江老大的弟弟宋清没什么武艺,不能像林冲、秦明那样冲锋陷阵,也没有燕青、戴宗、时迁那样的特长,连杀猪宰羊的曹正、计算钱粮的蒋敬那点本事也没有。
但宋江让他干嘛?专门安排筵席,专门搞接待。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你想想,一百零八将来自不同的地区,口味各异。像宋江这样口味很刁吃鱼都不能隔夜的主儿,多难伺候。要是不是亲弟弟去干这事儿,别人能干得好吗?从这点看一说明宋清并非一无所长,二说明宋江重用了自己的弟弟。
《水浒》中最后下场较好的都是有一技之长的人:
安道全钦取回京,就于太医院做了金紫医官。
皇甫端原受御马监大使。
金大坚已在内府御宝监为官。
萧让在蔡太师府中受职,作门馆先生。
乐和在驸马都尉府中尽老清闲国军悍将,终身快乐,不在话下。
这五位幸福的梁山人,一个给人看病的医生,一个给动物看病的医生,一个写字的,一个刻印的,一个唱歌的。
对朝廷而言,他们才是真正的人才。
这安道全在梁山上的作用无人能比。宝宝脸上长小红点宋江背上长疮,差点尾随他的晁盖哥哥而去,从建康府骗来了安道全,便药到病除,方可精神抖擞去打大名府。
如果安道全早点上梁山,没准史文恭的毒箭毒不死晁盖。我也纳闷,当时晁盖哥哥不行的时候,为什么张顺不说安道全大夫的手术水平高,这明摆着就是套路晁盖哥哥嘛。
安道全不仅是个好医师,还是个好的美容医生。宋江要去东京找招安的路子,又怕脸上的金印被人认出来,安道全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难题,“先用毒药点去,再用好药调治,起了红疤,再用美玉灭斑。”
这门技术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因为宋代往人脸上刺字,就如现在的纹身一样随便。梁山自宋江以下,卢俊义、林冲、武松、杨志等等,许多人脸上有金印,这安道全能不吃香么?要是搁在现在,安大夫开个整形美容公司,绝对名利双收。
宋江征方腊打到杭州时,安道全被降旨要了回去,岑碧青然后再降旨留下了金大坚、皇甫端。蔡太师要了萧让,王都尉要了乐和。皇帝和高官们早就预谋让两伙反贼自相残杀,而不愿意让五位人才去白白送死。
没有了安道全的梁山队伍,战斗力大减。好些头领受伤不治而亡,或者像林冲那样病死徐谟佳。宋江、卢俊义、武松这些人是老虎中医天下,放在都城旁边皇帝睡不着觉,而这五人不但毫无威胁,而且大有益处金灵圣母。
安道全妙手回春,皇帝染上点什么病有安道全在就放心了。 所以安道全被宠信可想而知,即使他犯点什么事也不会把他怎样,谁叫他是皇帝的保健大夫呢?
那时候马匹是第一交通工具,皇甫端这样善于相马、医马的人少不了。
爱好书画篆刻的宋徽宗也希望有金大坚这样的高手在旁边。
萧让模仿蔡京的书法都能骗过老蔡的儿子,蔡太师能没有知音之感么?
著名男歌星乐和在哪里都会吃香,最后和高俅一样,被驸马爷收纳可谓得其所在。
所谓的安国定邦都是扯淡,还是老老实实学点手艺最好。

END
非独立行为能力者请勿入内。本公众号纯属一个毫无远见和真才实学的小小房地产行业HR从业者的愚昧见解,仅供讨论。
以上文字,未经许可,谢绝转载。欢迎转发,谢谢米卡芬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