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三部:安宁(15)——柳暗花明-西蘖

 
三部:安宁(15)——柳暗花明-西蘖
侵权必究,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15、柳暗花明)
曹真走后,Tracy的大喇叭稍微收敛了些,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安宁一心想早点离开这些是非,等将Tracy的优缺点总结得差不多了,又去了朱董办公室。
朱董听完她总结的一二三,频频点头,问:“安宁,现在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跟Tracy讲你的隐私,比如你糟糕的原生家庭?”
“这个……能增进彼此了解吧,”难道不是理所当然吗?但是既然朱董提出来一定是蹊跷的,安宁斟酌着回答,“我有点自卑,跟家里也不怎么联系,为人处世外冷内热,我走到现在,包括领班,都是自己拼下来的……”
“所以不容易对吗?”朱董问得好犀利,“所以大家应该觉得你厉害赵尔玲,或者可怜马王堆导引术,成全你的领班,比她们过得好一点她们应该接受对吗?自卑领导力不够还慢热,大家也应该理解和容忍对吗?你难道不觉得这是另外一种道德绑架?”
“啊?”
“你跟我讲你的不幸,如果你还没有强大到令我仰视,那么要么我跟你没有利益冲突,同情你;要么有利益冲突,被我利用,就像Tracy利用你的隐私一样。最后的结果都是你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鄙夷对象,跟你当初想要跟大家友好相处甚至尊敬的初衷南辕北辙,那么刚开始你为什么要说?”
“我……”
“安宁你见过螃蟹么?当有两只以上的螃蟹时,每一只都争先恐后地朝出口处拥去。但是,如果竹篓口很窄,那么当一只螃蟹爬到篓口时,其余的螃蟹就会齐心协力把它拖回来,由另一只强大的蟹踩着它往上爬。再被拖回去……最后所有的螃蟹都被蒸熟做成美味,无一幸免。在这利益攸关甚至生死攸关的时刻,那只螃蟹要是跟大家说,‘我受了好多苦,你们让我先出去吧’,有用吗?”
“哈……”安宁想象着那只狼狈又天真的螃蟹,刚笑了一声,想到影射自己,又郁闷,“没用。”
“要是你能以一敌十,所有的螃蟹来拉你都拉不下去,会怎样?”
“逃出生天,来到另外一片天地。”
“所以,尊重不是讨来的,是争来的。回到你的问题,第一:你是她们里面最优秀的,可没有人希望别人比自己优秀。你比她们强一点点,但又没有强大到令她们望尘莫及,所以谁都想也够得着踢你一脚。这不是你的问题,不要怀疑自己,要继续向前。安德烈安宁,你想要多美好的生活,就会遇到多坎坷的人生江林新城。其实成功的道路并不拥挤,山脚下密密麻麻的螃蟹,到了山腰,就只有一半了,而且会互相帮助。到了山顶,不仅螃蟹少,而且大家都在一个圈子,资源共享。”
“谢谢朱董!”
“好,第二,距离感是领导力的一部分,领导需要能力也需要威严。如果现在来了个私生活混乱的领班,能力再强会有人服她么?我这是极端的案例哈,你反过来想想你自己,虽然能力强一点,其实前台工作熟练了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对吧?随着时间推移,你的优势渐渐没了,性格懦弱且私生活成为笑料,谁会把你当回事?”
“对!”
“第三,你是领班,听说过慈不掌兵义不掌财吗?你对服务员是有辞退建议权的。懂了吗?你以为所有的领导都是好领导吗?但是为什么绝大多数都会服从他们呢?奖金,绩效评估,甚至辞退权,只要不影响公司正常运转,他都是可以做主的。”
“明白了!”
“好,我觉得你可以胜任销售部助理岗位了,记得把你发掘的Tracy的优点用上,但永远保持一颗善良有激情的心言情小筑。我来处理下,下个月你就去销售部报到吧。我要让酒店每个人都看到,忠心耿耿的人,我是不会亏待的!”
安宁和唐晶晶去武大找陈振宇玩儿。
国立武汉大学的校门依旧古朴雅致,而心境跟上次来的心境已大相径庭。那时候的安宁,还对未来充满憧憬和“被宽恕”的侥幸。而如今,心如死灰。
“安宁,”陈振宇见她总沉默不语,有些陌生,“最近好吗?”
“好。”
“我这次回来,可能必须在武汉待几年了。”陈振宇探她口风,“你呢?”
“我么,打算回学校拿毕业证学位证,”安宁极快地看他一眼,很怕他眼中的伤让自己改变主意,“可能去闯深圳。”
“深圳谢庭锋!”陈振宇倒吸一口冷气,安宁想什么,他一直搞不懂。无论他如何努力靠近,她都在逃避,一天一个想法,到底对自己无意,还是在考验自己呢?“你的学位证毕业证怎么了校园江湖?”
“学费没交齐么,扣了林宗德。”珞珈山色斑斓,东湖湖面吹来的风凉飕飕的。
“安宁,安宁,我硕士3年,其实明年就可以工作了愚爱歌词,你能等我么?”
“等你干嘛?”安宁看着地面。
“哦……晶晶说你跟李烨涛已经分手了……”陈振宇斟酌着言辞,又怕安宁忽然翻脸,“等我硕士毕业,你去哪我都陪你,好吗?”
为了李烨涛,我低到尘埃;为了我,你低到尘埃。你我都非池中物,在外人面前活得像光芒四射的蜂王,在心爱的人面前却将自己看作蝼蚁。如今我们的地位渐渐悬殊,在高中时我尚且可以仗着体育好,成绩好,文笔好,弥补一些在你面前的自卑。而现在,振宇,如果我们互换了位置,你又会怎么选?
“我们不合适,哈哈,振宇,你是人中龙,自然应该找到匹配的人中凤。我么,不过是农村穷姑娘,不仅在事业上帮不到你,而且以后我的家庭很可能成为你的拖累……”这是第一次放下刺跟陈振宇交流,也是最后一次与毒共舞。
“你!安宁水皮的博客啊周盛俊杰,你怎么这么封建金庆皓啊?”
“嗯,我小时候就知道自己注定要远嫁。我不信命,我抗争,可李烨涛让我觉得……抗争没有任何意义,没有。嫁近守空房,哈,我不想克夫。”安宁面上波澜不惊异形总动员,控制着不被陈振宇带动一丝丝情绪傲妃多夫,不然很可能会崩溃。
“你!安宁!安宁啊,我怎么觉得你有事瞒我?”
“是的,高中的安宁早死了,还有,我有男友。”振宇,我欣赏你的情商智商野心,可我,配不上……
“好吧……”陈振宇深深吸一口气,“你会去杭州是吧?”
“不确定。”
“就算不定居,旅游总归会去的吧?那里有灵隐寺,你肯定会喜欢,还有西湖,还有……”陈振宇轻咳一声,“……好吧。”
唐晶晶等在武大门口,安宁轻一脚重一脚的,居然没看见她。
“怎么了?”
“嗯?”安宁眼神涣散,努力集中精力,“没什么。断了。”
“怎么了?”
“……”
“到底怎么了?陈振宇伤你心了?等着,我去帮你出气!”
“晶晶,”安宁抱住她,抖得厉害,“不要,我喜欢他的笑容,我攒了好多好多的勇气,可是……算了,我谈了个男友,没那么爱,也不讨厌,那么一点喜欢培养培养,结婚是够了。”
“……”
“如果现在这个男孩子嫌弃我不是处女,我敢甩他一巴掌重新来过。但是要是陈振宇嫌弃,哪怕皱一皱眉,我都能毫不犹豫杀了我自己……”
“……”
“我们寝室有个姑娘因为不是处女,男友立即翻脸,她哭得很惨,急辞职。我输不起爱不认输,也赌不起夺命手机,我甚至不能辞职……李烨涛的沉默和不回头,已经像一把刀剃掉了我要跟命运抗争爱情的刺。晶晶黛立新啊,我喜欢的,求而不得,求而不能。太累了,我认命了,命运给我什么男人就是什么男人。”
“不要这样说,安宁,跟陈振宇不合适就不要勉强吧轻轻听。我知道你心里苦,我知道你心里苦。你不要后悔就行,哈?”
朱董出了通知,任命前厅部服务员安宁为销售部助理。一楼都是服务员,领班才需要每天去二楼汇报工作,所有的领导也在二楼办公,所以安宁即将去的二楼是个神秘而令人艳羡的地方。
“哟,安助理,你都走上层路线哈,”Tracy很惊讶,“销售部你想去就去哦?那边没有夜班,还能经常去见客户哦!听说要陪客户喝酒哦!”
“朱董点名要我去,你不同意可以跟朱董申请,Tracy领班。”
“你以为我不敢?曹真刚辞职人手不够,你又走了,我得跟赵经理申请人手。”Tracy火冒三丈,“噔噔”上了二楼。不一会,赵经理也来了,“安助理,虽然你去了销售部,但是以后前厅部要是忙不过来,还请你多多过来协助呢。”
“赵经理言重了,我本来就是前厅培养出来的,分内之事,您随时吩咐。”安宁对赵经理改口始料未及,听明白又松了口气,看来Tracy翻不了什么浪了。
销售部其实不大,三四个业务员,助理就是帮他们做工作总结,整理客户资料上交总经办,记录业绩什么,有时候也跟着出去拜访客户。若是遇到大型团队,就要全程跟进,比如POP,横幅,欢迎牌,会场布置,与客户的带队人随时保持密切联系,处理突发事情。比如哪间房需要水果,哪间房需要临时添加用具用餐,调配房间,费用怎么结算,产生任何费用都要及时通知前厅部录入等。
销售部庙小菩萨多,经理是一位叫邓盈盈的女人,香水味浓烈,说话娇滴滴,在朱董面前谄媚得很,在内部说话都板着脸,关键是她并没有什么订单。副经理是武汉人冷一鸣,头发根根竖直,心直口快,基本不在办公室。虽然经常跟邓盈盈对骂,但酒店订单基本是他跑来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