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知识讲座三观不合的人一起喝酒,到底有多累-念响小栈

 
三观不合的人一起喝酒,到底有多累-念响小栈

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快事一件,特别是与一众好友畅饮时,可能菜不是特别入味,环境不是特别优雅,但都不影响心情。但是,有句话说的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在你喝酒吃肉的时候,难免会遇上那么几个三观不合的人,让好酒好菜都没了滋味,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和这些三观不合的人一起喝酒,到底有多累。

01
@爱正义
几个挺合得来的朋友经常在一起喝酒,上周约酒,老三说他一个高中同学从外地回来了,以后想在长春发展,这次喝酒带上他吧,看看以后能不能一起琢磨干点啥。
这个大哥一来,我们可真是长见识了。
从坐到位置上,就开始balabala,“长春现在还是太落后啊,各项基础设施啥啥跟不上,地铁也不发达,在这不买车都没法活野烟叶啊,要说车,下五六十万的也开不出手。。。”
人活三十多岁,第一次觉得聊天这么累,到后来甚至可以用“胆战心惊”来形容冠盖路。
聊到打麻将的事,这哥们儿说:“年初我们几个朋友在XX(一家高档连锁酒店)开了个总统套房打麻将,图个安静,一晚上输了十好几万,唉,手气那叫一个背!”

不知道谁提了句手表,他故意抬抬手腕大克里琴科,说:“要说手表,还得是老牌子经典款,我这个表才两万多,现在看着就不上档次。”
席间说到一道菜味道还可以阚文聪,这哥们儿说:“你看,这道菜我在上海吃过安全知识讲座,在北京吃过,在西安也吃过,总觉得不对味,今儿这道菜瑠川リナ,总觉得缺点啥,不太正宗。”
一桌子人面面相觑奋斗在初唐,突然觉得自己见识好TM浅薄,本来还想找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谋点小事业,如此看来,能跟这哥们匹配的活儿只能是给长城贴瓷砖唐河天气预报,要不都掉他的价。
02
@七七
一个入职不久的男同事之前只是一起吃过几次饭,没有太多交集,也没怎么见过他喝酒。
前几天一起出去见客户,三杯酒下肚,可能是打开了他的任督二脉阙登峰,关于合作的事没见他提,倒是从上到卫星如何上天,下到母鸡如何下蛋,结结实实地给我们所有人“上了一课”。
客户也是一脸懵X。期间一个客户起来敬了一杯红酒,他竟然从红酒的产地说到贮藏再到红酒倒进杯子里应该怎么看酒的品质怎么品。。。
全桌的人都在看他表演,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他是猴子请来的傻X么?
03
@沫沫
不久前,朋友小美坠入爱河。两人相谈甚欢,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惺惺相惜。
男方是酒吧驻唱,长得帅、会做饭、能说会道。跟他腻在一起时,小美只觉得整个世界都绽开了粉色花朵。她把这段感情形容得如同偶像剧,是传说中那种飞鸟与游鱼的痴恋。
一切都很好,直到他们的社交圈开始相互渗透。

小美跟着男友参加过三五次聚会,她皱着眉对我形容说:“在那种特别吵闹的夜店或是KTV,他们喝酒说脏话,我插不上话,跟个傻子似的。”
小美说:“别看平时他再正常不过,他那群朋友聚在一起,满嘴的负能量,跟他们喝酒次数多了,感觉人生都灰暗了。”
她男友却对她那个谈论学习、工作、旅游的朋友圈反唇相讥。
吵闹过十几次后,两人分道扬镳。所谓的痴恋,不过是在错误的时间与地点,跟另一个世界的人谈了一场不合时宜的恋爱。


发现跟朋友三观不合田明健,可以选择朋友不做;如果是恋人,可以选择一拍两散。
如果在酒桌上遇到这样的人,那真是对酒的折磨。
约酒,遇到过从进门就开始先挑餐厅挑环境,再挑酒挑菜,然后挑服务员挑厕所,最后到结束回家末日殖民地,也会挑挑路不好走。总之,这一顿饭下来风行者三姐妹,没有一件他如意的事情。别人在他的叽叽歪歪下饭没吃好,酒也没喝好,反倒是他自己阳朔花香满庭,酒足饭饱的不亦乐乎。

遇到过俩手腕各带一块表,车钥匙有几个带几个,甚至是别人的都拿来充数,入座后就开始炫耀自己最近去哪玩了,最近自己的爸爸又谈了几个亿的生意。总之就是要说明,翟煦飞自己很有钱!
遇到过对着服务员大喊大叫的,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觉得自己花钱了就是大爷,别人都要捧着他供着他。
遇到过别人请客,一坐下就开始“这些一样来一个”,专挑贵的点上一堆的。。。
好多年前有一部电视剧《士兵突击》,其中的一个镜头至今记忆犹新:

高城:我酒量一斤,跟你喝,二斤吧。
袁朗:我酒量二两,跟你喝,舍命
和对的人喝酒,才对得起自己的心。遇到三观不合的人扰了我们的心情怎么办?“念响”说:“都说我哥脾气爆,请客就上俩电炮。”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关注“念响小栈”
做一起走长路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