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施工检查制度三十年,红楼身后事,经典世无双-四川观察sctv

 
三十年,红楼身后事,经典世无双-四川观察sctv

30年前,一场华丽的红楼绮梦翩翩然而至,登上荧幕盼望造句,走进千家万户,成了人们心中不可磨灭的经典。87版《红楼梦》耗时3年,前后投资680万,走遍全国10省41个地区219个景点,从选角、造型服饰到配乐、文化考证弹头奇兵,都达到了超高水准。
30年后,纪念87版《红楼梦》30周年的音乐会在人民大会堂开演知秋相学。为纪念已故演员陈晓旭,现场特别节目原音重现林黛玉进贾府片段妙智法师。当宝玉的扮演者欧阳奋强缓缓诵出“今日只做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观众中已有人轻声啜泣,慨叹这三十年的变化,令人唏嘘不已。临近音乐会结束,大屏幕上逐一放出87版《红楼梦》顾问团的名单,20人里,19位已不在人世。这些名字对于观众来说早已相隔久远。
很多人都只知道贾宝玉林黛玉这些台前的人物,但是幕后的匠人大多不为人所知。

正如《每日人物》评论道,“87版《红楼梦》已经成为一个符号,既是亲历者青春流逝的证据,也是一个浮躁和碎片化的新世界里,后来者不断去怀缅和称颂的对象。同古往今来任何一个‘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故事一样,幕后成就它的那些人,已经被遗忘。”
幕后成就它的人或许会随着岁月流逝被遗忘,但是他们付出的心血与努力却永远凝聚在87版《红楼梦》中,让它成为中国电视剧中难以企及的经典之作,空前的绝唱。
今天我们就通过梳理这些厉害的幕后人物,还原最完整的87版红楼梦甩蛋歌。
剧中一套又一套美美的戏服总裁别缠我,
大多皆出自她的手中
87版《红楼梦》首席服装设计师史延芹

毕业于山东艺专油画专业,
被分配到戏剧服装厂工作,
后被调入话剧团参与电视剧《林冲》、
电影《南拳王》等剧的服装设计,
这些都逐渐铺起了后来的路。
《红楼梦》筹拍的消息,
传到史延芹耳朵里,
史延芹很是高兴,
这是她最喜欢的名著,
家里存有一本线装书,
常被她当以宝贝似的,
多次阅读。

结合自己曾经在水乡生活的经验,
把许多民间元素放在设计里dg女团,
于是
15天交出了48个栩栩如生的群演形象。
史延芹无一丝怨言,
这是她圆梦的路。

当时的影视服装多数都是宽襟阔领,
无法突出角色特点,
而且色调单一,
很容易造成视觉疲劳。
史延芹决定对这些问题进行改造蜂蜜浓缩机,
标上尺寸,瘦身细腰;
分剧情设计每一套服装,
用不同色调概括群体,
不少人曾质疑她的做法,
可史延芹还是坚持下来。

生活化的风格,
多彩的颜色造就有层次的画面,
独有的“红楼梦时代”,
就这样诞生了。

根据每一个人物特点,
设计不同的服装搭配。
于是
宝玉纯洁温暖,
适合以红色调为主;
黛玉玉洁冰清,
有诗人气,
多有梅兰竹菊花纹;
宝钗的富贵冷艳,
以牡丹配以平淡之色;
另外根据场景和气氛的不同,
史延芹也设计不一样的服饰。
某些演员在演技,神韵方面
很符合居中人物,
可是身材上却不合适,
史延芹也利用服饰弥补了诸多缺陷。

例如演员邓婕,
身材比较瘦小,
而曹公笔下的凤姐却是高挑个子,
于是为邓婕加厚鞋底,
衣服多采用深色对襟,拉长身型,
而且增加了立领的元素,
使得人物样貌更显精气神。

因为拍摄场次复杂,
有时候一场戏上下间隔比较久,
史延芹还要认真做好记录,
使服装前后对得上号。

跟组三年,
史延芹最终设计出了2700套戏服。
死磕红楼梦
87版《红楼梦》导演王扶林

在筹备阶段,87版《红楼梦》就遭遇了不小的困难。
首先是定导演。王扶林先去请一位上海的电影导演,结果对方没有答应;再请北影厂的一位导演,不幸的是他心肌梗死猝然去世;又找电视台的一位导演,对方嫌拍摄周期太长伊呀嫣,拒绝了。
请这个不来,请那个也不来,无奈之下,王扶林只能自己上。
当时,台内外议论纷纷:
“王扶林不就拍过一个9集电视剧 《敌营十八年》吗?他拍过名著吗?”
“这样就能拍《红楼梦》?”
王扶林心想:反正大家已经叫我“王大胆”了,那就索性胆大一回吧。
导演王扶林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暂停手头的一切工作,找了个招待所,抱着几大本《红楼梦》原著“死磕”了整整一年。
“那一年,我竭力要做的事,就是全面理解《红楼梦》的内涵、曹雪芹的生平等等。其实,花一年时间全部理解是不太可能的,但我尽力而为。”
钻研原著不仅仅是王扶林对自己的要求,他觉得所有演员都必须把原著吃透。于是,在电视剧开拍前健全机斗士,他向台里申请经费,为主创人员和所有演员办了一个学习班。于是剧组在北京圆明园举办了两期培训班,研究原著、分析角色、学习琴棋书画。为了拍好这部剧,央视专门邀请国宝级红学大师组成专家委员会,对剧本进行研究讨论。

学习班的生活让人大开眼界,受益匪浅。林黛玉扮演者陈晓旭曾描述过一天的课程:“每天上午,老师带着我们到圆明园,练功、练形体;下午,邀请红学家来讲课,分析《红楼梦》中的人物,当时,冯其庸、蒋和森、李希凡这些知名的红学家都来讲过课。”接下来,就是重头戏——做小品,如果你想演某个角色,就自选情节、自选搭档演给导演看。学员们可以在小品课随意组合、表演任何人物,直到导演和自己觉得都合适。

最终,87版《红楼梦》做到了一件让观众惊讶的事——虽然启用了一群不出名、毫无经验的年轻演员,甚至有很多不是演员的普通人,但却让人留下“这个角色就是他/她”的赞叹。
王扶林至今十分感慨:“现在有一些领导,自认为很有艺术涵养,手中有权,说了算;也有一些投资人,觉得是自己筹来了钱,有决定权。所以,我特别庆幸当时主管领导对主创人员的信任。这不仅是对我们的艺术眼光的信任硫糖铝咀嚼片,也是对艺术规律的尊重与敬畏贾盛强姐姐。”
那个年代已经远去了,
当初手把手教他的先生们,
也都不在了。
87版《红楼梦》编剧之一 周岭

《红楼梦》建组时,周岭只有30多岁,当时,周岭与著名红学家周汝昌经多次商讨,舍弃了“兰桂齐芳、贾府中兴”的大团圆,寻着前80回的伏笔《卧春》,重新设计了“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结局,这才有了87版对《红楼梦》后40回的改编。
那时周岭每写一集剧本,就会附带写一封信寄给周汝昌,讲清楚这段故事从哪来的。为什么这样写安全施工检查制度?这个人物和那个是什么关系?用学术研究的架势写剧本。

(周汝昌与宝钗饰演者张莉)
周汝昌也兴奋,如果有段时间没收到周岭的信,就赶紧托人来催。他有时认同周岭,回信说你写的不错,有时又不认同,“我觉得这里这么改一下更合适”。还有些时候,认同后又反悔,一封回信到了周岭手里,没隔几天,又收到第二封,周汝昌在信里说:“我收回之前的意见,这里还是这么改更合适。”后40回的剧本,就是这么一个字一个字抠出来的。
应该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代了,
民俗大家邓云乡,手把手地教演员们怎么拿起和放下茶杯,怎么踩碎步,怎么行礼仪,怎么低眉顺眼作出小女儿的情态;

清史专家朱家溍和红学家启功亲自示范古人作揖的动作,嘱咐周岭写到剧本里,千万不能让演员们搞错;

建筑学者杨乃济,主持设计大观园和荣国府,严格按照明清建筑特征和《红楼梦》原文中的描述,即便学习古典建筑的专业人士,从中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讲课的老先生们坐公交车穿越大半个北京城,顶着日头来上课。年纪虽大冬眠合剂,连咳嗽带喘,但坐到椅子上,张口就说起《红楼梦》;

顾问沈从文会嘱咐化妆师杨树云,去看故宫珍藏的《雍正十二妃》,他指着出版物中的第七幅,说第七妃很像“王熙凤”杨玏米露恋情,这才有了神仙妃子的妆容;

摄影师李耀宗当时就手举肩扛一台摄像机,从30度的地方,跑到零下30度的地方,等梅花开好娇点蛋糕,等荷花开败,对着小说里的描述去捕捉镜头;

作曲王立平,主动找到剧组说:“我愿意把我创作的黄金时代贡献给《红楼梦》。我先试写一个主题歌,如果你们觉得好,就用;如果写得不好,我一分钱不要,自己就走。”与现在作曲看完样片再写曲子不同,当剧组只有导演的时候,王立平就加入其中,而且一待就是四年。正是因为他自始至终的参与,对《红楼梦》的深入了解,创作时甚至一边流泪一边写,才有了后来堪称经典的一支支曲子....
大师尚未远走,人尚有敬畏之心

时隔30年,87版《红楼梦》留下的不只是大观园中女儿们的嬉笑怒骂,还有80年代那一群影视工作者对待作品严谨细致、认真钻研的精神。
或许只有那时,才可以为了一片开得更好的花海等上一年,可以为了贴合原著的精神气质放弃明星的选用,可以奢侈又任性地网罗所有的文化大家,可以手把手地把跟白纸一样的演员变为大观园中纯净又美好的姑娘。

如今的一些古装连续剧虽服饰鲜艳美丽,却难以掩藏不符合事实的真相,给年轻一代造成误导;如今的一些古装奇幻电视剧虽然有高科技傍身,却粗制滥造,花着五毛钱的特效;如今的一些古装电视剧演员虽然俊美靓丽,却缺乏演员最基本的素养,不背台词,面无表情,常用替身,寄希望于后期抠图。
对比之下,我们才更会感谢那些在影视工作中“坐得住冷板凳”的人,他们的一笔一画,一举一动,陈凯师一针一线之间,都带着历史的厚重,正因为任务沉重,才更显伟大迷人。
30年过去了,这些演员也老了,有人走了,但是经典不会随时间褪色,只会在每个人的记忆深处熠熠生辉。

(部分综合《每日人物》、《解放日报》、87版《红楼梦》30年音乐会相关视频内容)